璃央

【雙花】Loved,Loves,Loving 14(完)

*果然放假之後星期幾都會搞不清楚啊哈哈←

*我交稿了!!!遲到好幾天終於交了覺得超級大感動QQQQQQ

*LLL完結啦!

*L後面番外篇只有一個十九題就不放了囉。

*完全忘記說,這篇外加一點方王、周江跟于遠,還有未成形的喻黃(?)

祝大家新年快樂!!!今年也要繼續愛雙花!!!


14

黃少天總覺得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腳步。

不過這肯定不是因為他的腳步太慢,黃少天堅決認為。肯定是張佳樂的人生變化速度太快,快到每次聚會都可以給他全新感受,他才會一再受到各種衝擊。

而且他真的很不想要。

「我看你真的是唬我的吧,啊?」

黃少天根本臉部猙獰,就只差沒有張牙舞爪地撲上去表示憤怒,「你上次不是才跟我說你跟老孫分手嗎,這才幾天就又在一起了,我明明記得我回國沒有多久吧?分手三年花不到三個月複合,張樂樂你行啊你?」

張佳樂摸摸鼻子,「其實差不多還是有三個月的。」

「差不多還不是只有三個月!」黃少天簡直抓狂。

無聲乾笑,張佳樂目光閃爍不去看人,自己也跟著有點心虛。

雖然他打從答應對方的那瞬間起就覺得他和孫哲平的進展太快,只是復合都復合了,兩個人的相容性甚至比以前還要好,他總不能因為這點理由就跟人說我們再分手一次,等時間拉得夠長再在一起吧?

這也太鳥了。

可黃少天還是很生氣。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一次兩次都只給我結論不給我過程?」無力地看著大學時代的室友,黃少天也不知道是恨鐵不成鋼還是單純想揍他,「這些事情明明都很嚴重吧,你每次都給我輕描淡寫地帶過去,發生的當下說一聲會死嗎?你也不會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吧。」

張佳樂有點愣,他還以為自家朋友又要給他一串廢話,誰知道卻是這樣埋怨擔心參半的話語,一時間反應不太過來。無奈地摸摸鼻子,他縮起肩膀笑了笑,默默地有點內疚,「我知道啦。當初不過是覺得這也沒多大事嘛。」

「你這樣還叫沒多大事啊。」不想承認自己在上回聽到這兩人分手、看見張佳樂那樣的神情後著實擔心了好幾天,黃少天整個很嫌棄,「……所以就確定了?」

張佳樂奇怪地反問他:「這種事情還能不確定嗎?」

喜歡就喜歡、沒感覺就沒感覺,張佳樂不會是會因為過去殘留的感情而會錯意的人。他的確很難重重拿起輕輕放下,但對於內心深處的想法,他看得比誰都還要清,只是某些東西是他就算知道也不想接受而已。

──他對孫哲平的感覺從來沒有斷過。哪怕分手了很久很久以後。

這件事情是張佳樂最不願意承認的,甚至遠遠超過孫哲平也對他有好感的這件事,當初的憂鬱和裹足不前不過是害怕當時的分手再次重演,對於這份感情的純粹倒是沒有幾分懷疑,要是他肯提早面對,兩人重新交往的時間肯定會更早了點,但若是他始終不肯正視,估計到現在,他們兩個仍舊沒戲。

好險至少有孫哲平願意前進。

「真的是他了?」

「……恐怕一直都只有他吧。」

在朋友面前嘆口氣,張佳樂笑著,眼底的溫柔讓黃少天瞬間愣愕。

無奈地抓了抓頭,黃少天沒再說什麼,事情都到這種地步他說什麼都沒用,不過他也暫時不知道自己能提供什麼意見。這種事還是當事人高興就好吧。想著反正自己回國了就多注意人點,黃少天盤算著要是張佳樂真的在自己眼皮下受傷,他再去給孫哲平蓋布袋就好,現下還是不要擔心太多吧。

他的朋友傻歸傻,在選人這件事情上還是很有慧根的。

「你自己高興就好吧。」

舉起杯子,黃少天以茶代酒一飲而盡,算是翻過這一頁。

張佳樂衝著他笑,「當然。」

他會很好的。

將兩人的杯子裝滿,黃少天無聊地用手指敲著杯壁發出清脆的聲音,像是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又只是單純想到,他轉了個話題:「那大眼呢,你不是說他跟老方吵架,現在怎麼樣了?」

「哦,後來順利解決了。」輕鬆地聳聳肩,張佳樂對著人眨眨漂亮的桃花眼,「我讓我上司把王杰希去相親的事情洩漏出去,自然就可以解決啦。」

林敬言和江波濤籌備很久的聯合相親順利落幕,在那個讓所有客戶一起相親的場合裡,兩個主辦人這回多加機制讓購票者可以參加,張佳樂便把王杰希塞進去,美其名曰幫忙體驗。整個活動堪稱完美結束,唯一的插曲是那個走後門的參加者在過程中被某個男人當眾抓走,造成片刻的轟動。

可惜張佳樂那時候在忙其他事而沒能親眼看見。

不過從林敬言那裡得來的第一手消息,據說方士謙的火氣是非比尋常的大。

「活像抓姦。」林敬言想了想,是這樣形容的:「你知道我們有安排保全,雖然你打過招呼讓他們不要動作,我們還是會意思意思一下,不過那個當下還真沒人敢做什麼,也就你那個朋友能面不改色地跟他對話。」

當然啊,小情侶吵架嘛。張佳樂聞言只是聳聳肩,就像全世界最不怕孫哲平的人是他,不會對方士謙盛怒狀態產生恐懼的也就只有王杰希,這樣的關係是雙向的,孫哲平和方士謙亦不會還怕怒極狀態下的張佳樂或王杰希。

那是一種堅定而簡單的信任,相信對方即使在那種狀況下也不會傷害自己。

黃少天嘖舌,「但是大眼怎麼會跑那裡去啊,他對這個有興趣嗎?」

張佳樂哼哼,「票我給他的。」

「……這招聰明。」

「當然啊。不過其實主要是新杰告訴我的啦,他還說要是我沒辦法拿到票,他會拿上司的權力要小江讓他走後門。」張佳樂笑得很得意,也不知道是在於有榮焉什麼,「他跟方士謙滿熟的,就針對他的個性想了這個方法,誰知道效果會這麼好,只能說心髒就是不一樣啊。」

至於效果有多好,端看之後的方士謙黏王杰希有多緊便可以知道。

雖然張佳樂對於這樣的傷害眼睛行為表示不齒,只是看著他家朋友轉為明亮的黑色眼睛,張佳樂還是暗暗祈禱那雙眼睛不要再有星辰墜落的一天。

不然他可能會忍不住去蓋方士謙布袋。

黃少天佩服又讚賞地搖頭,然後直接把被張佳樂崇拜的張新杰歸類在不能接觸的範圍裡。

「對了少天,那個周澤楷真的是你介紹來的啊?」

「周澤楷?哦哦你說小周哦,對啊。」轉了幾圈才反應過來他指的人是誰,黃少天點點頭,「他的說話方式讓人很頭痛吧,怎麼樣,你應該有好好幫他吧?」

「幫你媽啦,誰告訴你我會這個的!」張佳樂怒丟東西,一秒轉化畫風,他整個人咬牙切齒,「老子跟他也有很大的溝通問題好嗎,幫什麼幫!而且你推薦人來也不會先打個招呼,至少要告訴我他是這樣講話的啊!」

黃少天一臉奇怪,「告訴你能幹嘛?」

張佳樂鏗鏘有力:「拒收。」

「……張樂樂,你很過分啊?」

張佳樂翻個白眼,「總比你好太多了。」

黃少天皺眉,他知道他朋友這樣說就代表真的沒有辦法,只是他自己也沒從周澤楷那裡聽到什麼不對,登時有點擔心,「那你後來把他怎麼了?」

「什麼把他怎麼了,我能對他做什麼啊。」張佳樂簡直無言以對,「我把人丟給我同事,他的語言能力很強,兩個人相處得可好了。」

黃少天皺眉啊了聲,「這個語言能力又有什麼關係啊?小周他會五國語言,說話不也長那個樣子,那跟個性培養有關吧?」

張佳樂又想揍他,「你知道還把人丟給我!黃少天你什麼居心啊!」

「這不是組織對你的信任嘛,他這樣怪可憐的。」黃少天跟他打哈哈,「所以呢?」

「放心吧。」張佳樂面色複雜,「……周澤楷很好,至少大家能聽懂他想要表達什麼了。」

只是對於兩個人如今的相處,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斷比較好。

黃少天不解。

張佳樂掩面,「小江能聽懂他在說什麼,就整天充當翻譯機幫我們翻譯周國語言……你知道嗎,有時候周澤楷甚至連開口都沒有,江波濤那傢伙就能猜到他想表達的東西,我幾乎都要覺得這兩個人根本是用眼神交流。」

「……」黃少天的嘴巴張得大大的,直到張佳樂一臉滄桑地給自己添了茶才堪堪合上,「……這也是滿厲害的……你那朋友真是個人才。」

張佳樂沉痛地點頭。

黃少天偏頭想了想,「說起來,這兩人應該是被你搭在一起的?」

張佳樂點頭,「幹嘛?」

黃少天抽抽嘴角,「嗯,我忽然懂為什麼他們可以變成這種組合了。月老通常運轉。」

張佳樂愣了幾秒才明白黃少天指的是什麼,登時大怒,「關我什麼事!」

「談戀愛這麼心有靈犀不是很正常的嗎,你跟老孫不也差不多。」

「那也是他們自己在一起啊!」

「……我說張佳樂你什麼時候才要接受自己天生就有拉郎的能力?」黃少天表示質疑,他家友人排斥這個事實排斥足足四、五年,可黃少天明明覺得所有證據在告訴他別掙扎了,「就承認這麼個小事很難嗎?」

張佳樂表示他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那你來啊。」

黃少天想打他,「又不是我我來什麼,況且你剛不是也說被你叫去跟那個林敬言工作的方銳像在追他上司嗎,不說以前,光這件就是第二件了,你根本就是在無形中促成兩個人相處的機會,他們想不在一起都很難,這不是月老是什麼。」

張佳樂黑著臉不說話。

黃少天笑著拍拍他,一副你就從了我吧的老鴇臉,「你就承認吧。這稱號也沒有很難聽啊。」

事實上幾個大學同學早就背著張佳樂不知道喊過幾百次了。

張佳樂翻個白眼,「承你媽。」

「張佳樂你怎麼就這麼頑固呢?」

「……靠。」張佳樂覺得自己只要跟黃少天走在一起,爆粗口的機率根本大到突破天際,「如果我承認了,你接著是不是就要說小遠跟姓于的那個王八蛋是被我湊一起?」

才剛聽對方說起的黃少天對這個名字不陌生,他只是意外另個人會用這種方式和它連在一起,下意識瞪大眼睛,黃少天有點相信,「你是說于鋒跟鄒遠在一起?你家那個乖乖的學弟?」

張佳樂黑著臉點頭。雖然他很不想點。

這大概是他最近最不愉快的事情了。

「你跟于鋒在一起?什麼時候?為什麼?怎麼就突然在一起了你們不是不認識嗎?」

張佳樂簡直要抓狂了。

對對方的反應不感到意外,鄒遠甚至還有餘力安撫他,拍著張佳樂的背脊讓他冷靜下來,靦腆的大男孩大概解釋事情經過,但其實也就是那次在咖啡廳鬥毆之後,對方以賠罪為理由和他交換聯絡方式,之後約出來約習慣了,後來就在一起了。

聽完解釋的人整個臉色鐵青,張佳樂咬牙切齒。他就知道于鋒不是好人!

鄒遠哭笑不得,「鋒哥怎麼就不是好人了?」

「那傢伙怎麼會是好人,從一開始就居心不良,好好的事情不解釋非得搞得很複雜,吃你豆腐後來又拐帶你!」張佳樂一一數落著,完全就是炸毛貓咪的樣子,「而且你還叫他哥!你們明明同年紀,還敢佔你便宜!」

「鋒哥比我大幾個月,喊聲哥也沒關係吧。」

鄒遠簡直不知道要怎麼反應,當初人家搞那一齣戲還不是想幫忙撮合,張佳樂把所有錯都歸咎在于鋒身上,共犯的孫哲平卻是一點問題也沒有,只能說偏心偏成這樣也是滿厲害的。

張佳樂堅決不認為自己有問題。

「你們怎麼就在一起了呢……小遠你條件這麼好,為什麼就要選于鋒呢。」

低語般的不解中,無形的嫌棄多到快要滿出來了。

縱然自己的男朋友被嫌棄成這樣,鄒遠心裡有些不舒服卻也沒有太生氣,他畢竟還是知道張佳樂是站在極度偏向自己的角度才會這樣說,就只是對著人笑著。

張佳樂第一次看見鄒遠那樣笑。溫暖又溫柔,如沐春風的感覺。

「喜歡就是喜歡啊,沒有為什麼。」張佳樂的小學弟這樣告訴他,「就像我也想過,哥你這麼好,為什麼一定要跟孫哥在一起。」

沒有為什麼,就只是因為是他。

所以錯過了還想挽回,遇上了就想抓緊,想要牢牢地握住那個人,永遠永遠不放手。

「小遠都說到這種地步,你說我還能說什麼。」

張佳樂的話是這樣說,可咬牙切齒的態度還是沒有消去太多,黃少天一時間忍不住想好險鄒遠不算真的是他兒子,不然還不被煩死。

雖然他覺得他現在這樣就很煩。

「好吧,這個我就當作不是你的功勞。」黃少天抓抓頭,默默地在心裡補上在你面前,「所以呢,你會因為這樣就承認你是月老嗎?」

「……只要你被我配對成功,我就承認行不。」也不知道是黃少天剛好撞在槍口上還是張佳樂真的被煩透了,陰沉著臉這樣向自己的朋友建議,張佳樂語氣森森然,「我最近認識一個人,我一直覺得你會跟他很合。」

黃少天很警戒,「誰?」

「放心,他是王杰希的朋友,性向男,現在單身,我介紹的人有品質保證,你不用怕被騙。」張佳樂畫風又是一轉,像個稱職媒婆似的笑容滿面地這樣告訴他:「他叫喻文州,今年二十八歲,金融業一把好手,據說明年有升遷經理的機會。」

「……」黃少天表情微妙,「樂樂你是不是預謀很久了,資料這麼詳細你是做過身家調查嗎?」

張佳樂沒理他,就問一句你敢不敢。

黃少天很糾結,實在不知道要說好還是不好,就他對張佳樂的信任,他敢肯定事成機率超過百分之八十,但要這樣把自己的幸福交出去,他又有點愁。

張佳樂手指敲著桌面哼哼。

莫名被對方那聲低哼激怒,黃少天咬牙一拍桌子定案。誰怕誰嘛。

「那就這樣說好啦。」張佳樂笑瞇瞇,「我忘了說,那傢伙的心比新杰還髒。」

「……」

其實最心髒的是張佳樂吧?

 

和黃少天兩人一前一後從店裡走出來時,外頭已經很晚了。

晚風很冷,張佳樂習慣性把臉縮在圍巾裡、手放在口袋護得緊緊的,還想著自己是要搭車還是走路回去,某台熟悉的路虎就出現在視線裡。

孫哲平穿著風衣依靠在駕駛座的車門上。

張佳樂眼睛瞬間亮起來,「大孫!」

黃少天還在整理自己的圍巾就看見張佳樂衝出去,一時間感受到人情冷暖的人頓時覺得無言,他站得遠遠的看著張佳樂笑嘻嘻地和孫哲平講話,也不知道在興奮什麼,滿臉都是高興,而孫哲平微微笑著握著他的手,偶爾回了幾句。

那模樣直接讓黃少天想起過去的大學時代。這兩人竟是如初一轍。

他忽然就放心下來。

「樂樂,你要跑也不打聲招呼,真的是有異性沒人性啊。」黃少天走上前打斷兩人,他拍拍張佳樂的肩膀,對著不算很熟的孫哲平揚了揚嘴角,「好久不見。」

孫哲平點頭,「好久不見。」

沒理會揶揄,張佳樂轉而提起回程問題:「少天你要不要坐大孫的車啊,這麼晚了不好搭吧。」

黃少天翻個白眼,「謝啦,我還是很珍惜我的眼睛的。」

張佳樂哼哼。

笑了笑,黃少天輕輕搥了下張佳樂的肩膀,力量不大,中間傳遞多少祝福只有他自己知道。

「走了。」以後要好好過啊。

張佳樂笑起來,他怎麼會猜不到朋友的舉動代表什麼意義,「放心吧。你路上小心點。」

黃少天擺了擺手,插著口袋轉身就走,背影看上去有些瀟灑。

直到看不見人張佳樂才收回視線,他轉頭對上孫哲平的目光,用冷冷的鼻尖蹭蹭對方同樣冰冷的鼻頭,順勢握住對方溫暖的手。

「我們回去吧。」

孫哲平點頭,「走吧,上車了。」

一左一右上了車,張佳樂還在搓手暖氣就上來了。也不知道在這裡等多久的人調好溫度便抓過張佳樂的手,這人的四肢溫度一向不高,天冷的時候更明顯,孫哲平如今是做得越發順手了。

張佳樂看著他家男友低下來的眉眼,忍不住勾著嘴角。

有些人真的就是這麼重要吧。張佳樂想。雖然曾經放開了手,可總有些人總會讓人捨不得就真的這麼別過,兜兜轉轉,彎彎繞繞,想盡辦法要回到那人身邊。

雖然走得曲折,但總歸不是不到。


《全文完》

   
评论(8)
热度(36)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