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新年3

*短短的

*爛尾

*今天看一整天漫畫好爽哦←

方王 葉橙


初二回娘家是慣有的習俗,不過伴侶雙方是同樣性別時,回去誰的家就沒什麼區別了。

對於孫哲平來說,什麼時候去誰家他是一點意見都沒有,加上他的父母長年不在,他早就習慣在除夕夜就跟張佳樂一起回張家過節,要不是張佳樂堂弟突然冒出一句你們之後初二要怎麼辦,孫哲平還打算像之前一樣一路在他們家待到假期結束。

正式出櫃之後,其他人眼中果然會增添幾分不同的色彩。

「話說回來,哥你跟孫哥誰是老公誰是老婆啊?」

「關你什麼事。」

抽著嘴角將八卦的堂弟拒於門外,張佳樂拿著切好的水果拉著孫哲平回房,他們兩個在去年就搬到外面去住,不過跑回來吃住的次數也很頻繁,就算張母想把房間改成小倉庫也無法,房間便一直維持下去。

鍋子隨手放在旁邊,回到房間的張佳樂整個放鬆下來,把自己扔到床上孩子氣地感受床鋪上下跳動的感覺,等到床鋪不震了他才盤腿而坐,低下頭咬下孫哲平拿過來的水果,肚子上印的貓咪讓張佳樂看上去的年齡要比實際還要低一點。

孫哲平靠著床坐著,一手舒服地搭在床鋪上,「你弟剛跟你說什麼嗎?」

「啊?也沒什麼啦,屁點大小的人能說什麼好話。」懶洋洋地趴下來,張佳樂在半空中晃著腳,無聊地打個哈欠,「倒是你,今年還是不打算回家啊?你爸媽又去哪裡了?」

「沒回,好像是在國外吧今年。」

其實也搞不太清楚自家兩老到底摸去哪裡,孫哲平整個很無所謂。

張佳樂沒好氣地翻個白眼,伸手戳戳孫哲平的額頭,「哪有你這種不肖子的,大過年的連自己老爸老媽在哪裡都不知道。你爺爺那邊呢,都不會有意見嗎?」

「早就習慣了。」孫哲平抓著張佳樂的手把玩,「他們是會叫我回去啦,不過很煩。」

張佳樂嘴角抽搐,「哪有因為這種理由就不回去的。」

「不然呢,誰要回去聽他們碎碎念。」

明明早就在七大姑八大姨面前出櫃、爺爺老爸也都同意了,孫哲平實在不懂為什麼年年回去都能聽見那些人的叨念,不是說你玩完沒啊就是你怎麼還沒改,更扯的還直接拉著他介紹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姑娘,孫哲平自然會變得完全不想回去。

不但聽得很煩,而且人也不熟,最大的重點是他已經過了拿紅包的年紀,回去幹嘛。

大概理解對方糾結的點,張佳樂也就不勸了。從後面勾著孫哲平的肩膀,他隔著一個大活人伸手拿水果也不嫌累,親密的動作帶著幾分安撫的味道,孫哲平一下子就笑起來,坐姿變成側坐,他拿了塊削好的蘋果放進張佳樂的嘴裡。

兩個人咬著蘋果的兩端往前啃,最後交換一個帶著水果味的親吻。

甜膩的相處沒能持續太久就被響起的敲門聲打斷,張佳樂只來得及放開孫哲平,他的房門便被自家老媽自動打開來,探頭進來的女性神情淡然,似乎一點也不怕自己的行動會撞自家兒子跟情人在談情說愛。

張佳樂莫名有種悲涼感。

「你們兩個水果不要吃太多,等等就要吃晚餐了。」

「啊?」張佳樂有點愣,「我知道啊,妳剛剛不就說過了。」

「怕你們忘記啊。」張母隨口一說,轉而催促起其實也不是能那麼常見到面的小孩:「還有張佳樂,你沒事不要一直跟小孫窩房間,去找你爸聊聊天也好啊。」

張佳樂不平了,「說的好像我之前會出去一樣,以前大孫來家裡的時候我們不都窩房間嗎。」

張佳樂是和幾個小孩的感情不錯,只是就像孫哲平出櫃之後不喜歡接觸親戚一樣,張佳樂對那些叔伯的詭異眼神同樣感到很不舒服,自然是能不接觸就不接觸,當然不會在這種時候特地去找他爸聊天。

張母戲劇化地翻個白眼,「還不是你姑姑嬸嬸又有話說。反正你們兩個談戀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們唸就給他們唸,你就乖乖出去,知道嗎。」

撇撇嘴,張佳樂心不甘情不願地哦了聲。

又唸了幾句張母才退出去,離開前順手帶上房門,看著緊閉的門還真有種乾脆不要出去的衝動,張佳樂學著自家老媽翻個白眼,滿臉不高興地癱在孫哲平身上。肩上掛個人也沒覺得有什麼,孫哲平抓著張佳樂的手閒著沒事在那邊玩,過了會兒才問了句所以呢。

「哪有什麼所以呢,當然要出去啊。」張佳樂沒好氣地這樣說著,從孫哲平的身上爬起來,他整個人就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你以為我媽會善罷甘休嗎。」

說得好像是什麼仇敵似的。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

「欸大孫,我看你沒事還是真的不要回去好了,這種煙硝戰場還是能避則避。」勾著孫哲平的脖子,張佳樂有感而發地說著:「不過偶爾還是回去看看你爺爺吧,省得他一個人怪寂寞的。」

孫哲平瞥了對方一眼,不置可否,「你說了算吧。」

「什麼你說了算。」張佳樂簡直要氣笑了,「那是你爺爺好嗎?」

「現在也是你的了。」孫哲平拍拍他的腦袋,「不然我現在幹嘛跟你下來見你叔叔伯伯啊。」

「當然是要有難同當啊!」

張佳樂翻了個大白眼,鬆開他的脖子逕自往前走,孫哲平無奈地只得跟進,在張佳樂的身影出現在幾個容易說閒話的姑姑嬸嬸叔叔伯伯面前,他不著痕跡地拉著他的手用力一握,然後馬上鬆開來。

回過頭看了人一眼,張佳樂撇撇嘴,轉過頭的時候耳根微微紅著。

「欸哥你的耳朵怎麼紅了啊?你剛跟孫哥接吻了嗎!」

「接你個頭啦!走啦打牌了!」

评论(4)
热度(13)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