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跟我走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好吧這句話根本已經是糖果在說了(?)

*有點爛尾

*這兩隻在我腦中的形象是「彼得潘的小叮噹→咪嚕→小楓精靈樣子→咪嚕→小叮噹」各種變化

*當初明明決定這個系列字少少的QQQQQ

*雖然不是很多,但比預計的一千字上下爆了、嗯、一倍(。


我走

沒有期待就不會害怕受傷。

滿懷跑了趟蜂蜜小舖卻撲了個空,期待足足有小半月的小精靈被迫理解這樣的感覺。

在糖分稀少的世界,糖果對於小精靈是相當程度的奢侈品,張佳樂卻極喜歡那樣的滋味,甜蜜蜜的味道擁著讓人高興的魅力,只要嚐過一次便永遠忘不了,不同的甜味有著不同的魔力,不管是哪種,都讓張佳樂想要一嘗再嚐。

不過要論最喜歡的,當然是蜂蜜小舖的TOP1百花糖。

百花糖不但甜,還有著小精靈趨之若鶩且賴以為生的花香,張佳樂吃過一次之後就把去年他的小夥伴送給他當生日禮物的星平糖拋諸在腦後,可惜百花糖的價位之高讓他同樣吃足苦頭,省吃儉用足足一個月,卻在踏入店內之時得知百花糖被某個人全部買走,天知道張佳樂幾乎是覺得天崩地裂。

到底!是誰!這麼!機車!

而且為什麼這麼有錢!?

小精靈的模樣太過震驚又太過絕望,經營店家的小蜜蜂整個錯愕,總是笑嘻嘻的常客垂下尖尖的耳朵,桃花眼睛也是淚汪汪的好不可憐,蜜蜂的翅膀震了震,一時間很不忍心。

雖然把糖果賣完根本不是他的錯。

「不好意思啊,要不你告訴我你大概要幾顆,我下次進貨幫你留些下來?」

「好……」小精靈癟嘴,抽抽鼻子後一咬牙,「……如果我全買下來大概要多少錢?」

小蜜蜂愣了愣,六隻爪子抽了抽,他很快報出一個數字。

足足要張佳樂三個月的薪水,而且還是他不吃不喝不繳水電不繳房租也不儲值遊戲卡。

「……請給我十顆就好。」

他討厭土壕!

 

懷著悲傷的心情離開蜂蜜小舖,張佳樂完全是一副沒精神的樣子,可憐兮兮的模樣和他推開店門的樣子大相逕庭,不過四周本就是熱熱鬧鬧一片,也就沒什麼人會注意到小小的一角。

張佳樂很不開心。

拖著腳步決定回家大睡特睡,要把那筆錢留下來下次買糖果吃的小精靈無法花天酒地,不過他記得孫哲平上次送他的桃花蜜還沒吃完,他可以用那個做小碗的蜂蜜水來喝,療傷的效果肯定比外面賣的、加了酒精而破壞甜味的蜂蜜酒好喝。

這樣一想就能稍微打起精神,小精靈的耳朵晃了晃,握緊拳頭決定快些回家。

直到他注意到路面上的閃光。

自從大城市開通新的道路後,這條林間小路已經很少人走,不過離張佳樂的家要更近一些,哪怕可以乘車的大路開通,他仍習慣在離開蜂蜜小舖後走這條路回去。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算不認為那閃亮亮的東西會是某人掉在路上的金幣,張佳樂還是忍不住走向岔路的另一邊。

小精靈總是無法抵抗亮晶晶的東西與漂亮的花散發的魅力。

張佳樂瞪圓他的桃花眼睛,「百花糖?」

很意外地發現躺在那裡的正是自己想買買不著的百花糖,張佳樂震驚得晃了晃尖耳朵,他下意識左右看了又看卻沒見到人,愣愣地蹲下身把糖果撿起來,小精靈即為吃驚地發現兩三步遠之外又有一顆糖果。

「……該不會是那個土壕沿路掉的吧?」

一瞬間閃過某個胖精靈捧著糖果邊走邊掉的畫面,張佳樂撇撇嘴,很不高興地走過去又撿起來。

往前走兩步,又一顆。

剛才的高興灰飛煙滅,還以為只有掉一顆才想要把糖果據為己有的張佳樂垂下耳朵,沿路掉落的糖果無聲地發出「跟我走」的訊號,他就算想無視或想偷偷拿走都沒有辦法。

張佳樂覺得有點委屈。

「下次我一定要叫大孫跟我一起來買……」揉了揉眼睛,小精靈好不落寞,「一個人太慘了。」

抽抽鼻子,小精靈踏上撿糖之路。

沿路掉落的糖果都是小精靈喜歡的百花糖,一邊撿一邊算,張佳樂數學不錯,越算就越生氣,生氣到最後又變成難以言喻的微妙,這已經不是在掉糖果,而是撒錢了吧?

「這個人是袋子破掉還是腦子?」

看著一隻手沒辦法捧著的糖果,張佳樂有點茫然。

把戴在腦袋上尖尖的帽子取下來,張佳樂聰明地把所有糖果都放進去裡面,他的帽子把他的腦袋要大上不少,把糖果裝進去讓他輕鬆不少。平均三步就能撿到糖果,小精靈越撿越覺得奇怪,這糖果掉落的距離差實在太過平均,簡直就像是刻意算好的。

……這不會是什麼陷阱吧?

才非常後知後覺地閃過這樣的想法,張佳樂就聽見一道飽含無奈的聲音。

「雖然我是覺得你會跟上來,不過還是……」

「?」張佳樂瞪圓眼睛,「大孫?」

眼前的小精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是個熟人,正確來說是跟他住在同一個樹屋裡、今天早上叫他起床,是他剛剛還想到的、非常熟悉的小精靈。

熟悉到張佳樂下意識晃了晃尖耳朵。

愣愣地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手裡裝到要滿出帽子的糖果,張佳樂猛地啊了聲,「這些糖果是你的?你就是那個討人厭的機車土壕?」

孫哲平抽抽嘴角,「我是討人厭的機車土壕?」

張佳樂愣了愣,「不是你嗎?我剛跑去蜂蜜小舖,結果蜜蜂老闆告訴我糖果被土壕買光了……」

一秒知道見鬼的形容肯定出自眼前心胸某些時候特別狹隘的精靈之口,孫哲平無聲嘆口氣。

他買到忘記要留兩顆跟這傢伙買了。

「這些糖果是我買的。」孫哲平最後還是只能承認,「都是買來給你的。」

「……啊?」張佳樂表情幾乎癡呆,「買給我?為什麼?」

「我樂意。」

這樣說著的時候,孫哲平往旁邊挪了兩步。

張佳樂很慢很慢地眨眨眼睛,看到躺在地面上的、由很多很多的百花糖拼成的兩朵花。

「包含你手上的帽子,所有的糖果加起來剛好一百顆。」很認真地這樣看著人,孫哲平尖尖的耳朵染上幾分紅色,黑色的眼睛卻還是一眨不眨地看著張佳樂,「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張佳樂很慢很慢地眨眨眼睛,再很慢很慢地眨眨眼睛,然後耳朵騰一下地紅起來。

下意識後退一步,張佳樂耳朵上的紅慢慢地蔓延到臉頰上,嘴巴一開一闔像是訝異到了極點而說不出話,小精靈的耳朵晃了晃又晃了晃,孫哲平眼尖地注意到,一下子就愣住了。

然後他很快地高興起來。

「你願意嗎,和我在一起?」

「……啊、算、願意吧。」張佳樂皺皺鼻子,顯然被這個突然其來的驚喜嚇到,他很慢地才反應來,然後露出一個開心地又有點賊賊的笑容,「如果你答應所有的糖果都給我吃的話。」

孫哲平聳聳肩,「你知道我不喜歡甜的。」

張佳樂反而被他的果決給嚇到了,「你瘋啦,那邊超貴的吧?」

「我不喜歡吃甜的,你留給我也沒有用。」

「可是那樣也太多……」張佳樂整個無法接受,「不然我付一半的錢?」

「隨便你。」孫哲平聳聳肩,反正多少錢是他自己說了算,「分期付款也可以,你開心就好。」

「那好吧。」張佳樂眨眨眼睛,「欸,我突然發現土壕其實還滿可愛的。」

孫哲平無奈地笑起來。

張佳樂看著對方的模樣忍不住笑得更高興。

「張佳樂,這個在一起很貴的。」孫哲平認真地這樣說著,「所以是一輩子的。」

張佳樂的尖耳朵晃了晃,他瞇起他的桃花眼睛,「沒問題啊。」

反正這麼多糖果錢,他大概花一輩子也付不完。

他可以慢慢地、慢慢地還。

就像他跟著孫哲平的陷阱那樣慢慢地、慢慢地走過來一樣。

评论(6)
热度(23)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