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Begining後後後續

*給  @糖糖 、 @蘋/瀕 的後續。

*上一篇請走BeginingBegining後續Begining後後續

*尼瑪好不容易可以@但是怎樣都找不到人,LO根本玩我QQQQQ

*我知道這名字很鳥,但是要有始有終嘛(?

*都已經結婚有小孩雖然新杰沒啥戲份所以不要!再!後續!了QQQQQ

其實是我不知道再後續能幹嘛,拜託,求別提(脆弱

*最近LOFTER真的抽到爆炸,他是我見過最抽的網站沒有之一,怒

*希望喜歡


二王子的婚宴辦得很盛大。

身為王室子孫,這樣的喜事好似都需要用極其鋪張的方式去呈現,縱然孫哲平一向對這樣的事情沒什麼好感,無奈他還在位的父王和注定要繼承王位的皇兄完全不採納他的意見,最後端出來的結果,就是孫哲平又累又煩的一個月。

不過幸好,這樣的麻煩一生只需要一次。

睜開眼睛看著張佳樂略帶疲倦的睡顏,孫哲平忍不住勾起嘴角。

張佳樂的皮膚似乎是天生白皙,眼睛下方的黑眼圈在對比之下分外明顯,同樣被整整操一個整月的人睡得很熟,連翻身的動作都沒有,和孫哲平頭挨著頭睡得很沉。

他還小聲打呼。

轉頭看了眼懸掛在牆上的時鐘,距離午餐時間沒剩幾個小時,可孫哲平看著張佳樂的睡臉就是怎樣也開不了口,想著第一天也沒什麼要緊事,他脫下身上那件昨晚根本來不及換下的精緻西裝、剩下舒適的內衣,又在不驚動到人的狀況下幫張佳樂也換下身上被壓成醬菜的衣服,完成一切動作的人大大地打了個哈欠,心安理得把人抱在懷裡,眼一閉又睡過去。

他其實也真他媽快累死了。

在所有事情中,最出乎孫哲平意外的是張佳樂事實上也對這樣麻煩的行程感到嫌棄。他對整體的美感很有意見,沒少向禮儀師提供意見,感覺上就像要把會場弄得越華麗越好──孫哲平有時候光聽就會忍不住抽動嘴角──卻對複雜的典禮很嫌棄,掛在嘴上的都是好麻煩啊好麻煩,不時還會撇嘴表達自己的不高興,只是礙於皇家的面子,他最後還是多半會選擇妥協。

當然張新杰在旁邊的耳提面命到最後的眼神瞪視絕對是原因之一。

搞不好還是最大的原因。

孫哲平沒有告訴張佳樂,在他們說好要結婚之後,張新杰曾經私下跑來找他。

那個比張佳樂更像兄長的青年沒有叮囑也沒有要求,只有一句簡單的,你能承諾善待我哥嗎。

能嗎?

孫哲平不認為張佳樂是個需要呵護的人,他不是溫室之花,而是生長在高山上的、最漂亮也最獨一無二的堅韌的花朵,經歷風吹雨打也永不凋謝,孫哲平不願摘下它,而是希望能夠陪著那朵艷麗而驕傲的花,一起度過風霜雨雪。

那聲能他回答的毫不猶豫。

就像他當著神父的面說出我願意的時候一樣,認真堅定。

 

張佳樂是被餓醒的。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時,他先被在他面前放大的孫哲平的臉嚇到,過了點時間才開機完成的腦子緩慢地輸送訊息,他才漸漸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而孫哲平又是為什麼在這裡。

下意識看了看在左手無名指上的金黃色指環,張佳樂無意識地勾起嘴角。

睡太久導致的渾身痠痛讓他下床的時候忍不住哀哀叫,想來這就是標準的操勞過度,又餓又累的張佳樂忍不住嘆口氣,想著好險這樣的辛苦一輩子只有一次,他扶著腰、拖著腳步往浴室走,他沒注意到床上的人皺了皺眉。

長髮在很多時候其實是相當礙事的東西,看著鏡子裡披頭散髮的人,張佳樂忍不住微微皺眉,只得先暫停手邊動作把頭髮紮起來,省得等下刷牙的時候又吃到頭髮。咬著髮圈擺弄自己的頭髮,張佳樂卻是忽地注意到鏡子倒映出來的畫面、孫哲平頂著張臭臉走進來,直接把人抱在懷裡,睡眼惺忪的人把下巴放在張佳樂的肩膀上,整一個愛睏的模樣。

張佳樂微微皺眉,「腦袋過去點,我綁頭髮呢。」

哦。迷迷糊糊地應了聲,孫哲平過了幾秒才動作,直起身讓張佳樂能好好綁頭髮,他掩嘴打了個哈欠,算是大概醒過來了,「起來也不喊一聲啊。」

「我還沒刷牙喊你幹嘛。」張佳樂翻了個白眼,身體上的不舒服讓他有些沒好氣,卻還是先給孫哲平的牙刷擠上牙膏,接著才是自己的,「媽的,我寧願單挑一百個人也不想再參加一次這麼麻煩的典禮,累得我全身痠痛。」

「可不是嗎。」孫哲平接過張佳樂的水杯含了口水,有些口齒不清,「不過也就累這一次。」

婚就結這麼一次,也就累這麼一次。

張佳樂眉眼彎彎。

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婚的力量加持,就算只是一起盥洗,整個浴室也都是粉紅泡泡。孫哲平和張佳樂卻偏偏沒自覺,共用一個水杯克難地刷完牙,他們洗完臉又彼此幫對方刮了鬍子,整個人打理完已經快半小時過去了。

張佳樂在孫哲平滿臉泡泡的時候狂笑不止。

收拾好的兩人神清氣爽,已經不見剛才的頹廢,二王子的侍者很有效率,在兩人慢悠悠地摸著的時候就已經將準備好的餐點送上。昨天典禮就累得夠嗆,根本沒機會好好吃飯,準備的餐點大多是好消化的食物,熱騰騰的看起來很美味,張佳樂早就領教無數次皇宮廚子的好手藝,自然是垂涎三尺。

同樣快餓扁的孫哲平沒有時間笑張佳樂的模樣,一張嘴就喝掉小半碗粥。

早在先前就被告知今天只需要好好休息,孫哲平和張佳樂大概填了八分飽就緩下吃飯速度,只是在食物面前兩個人也不會玩什麼你濃我濃,自己吃自己地、慢條斯理地填飽肚子,渾身的疲倦在這時候又冒出頭,張佳樂揉了揉眼睛。

孫哲平總算能笑他:「你是豬啊?吃飽睡睡飽吃。」

「靠,昨天那樣你就一點都不累啊?」張佳樂恨地牙癢癢,「所以我就說了,只是結個婚用那麼大排場做什麼,又累又煩還搞到七晚八晚……還舞會,你知道昨天跳舞的時候我都已經神智不清了嗎?我連我怎麼送客都不知道。」

「看得出來。」孫哲平抽抽嘴角,「你都把我踩醒了。」

「活該。」張佳樂不同情他。

被對方的小模樣逗樂,孫哲平搖搖頭,不知怎麼眼神就落到張佳樂微微敞開的領口,漂亮的鎖骨無所遁形,隱隱約約還能看見胸肌的線條,孫哲平下意識吞了吞口水,眼神一下子就變了。

很敏感地察覺到氣氛的改變,張佳樂眼神有些閃爍,「你、你幹嘛?」

「……也沒幹嘛。」孫哲平揚起嘴角,神情染上幾分掠奪的味道,「我只是想,我們明明典禮都跑過一輪了,最重要的那個好像沒有做到。」

昨天晚上累個半死,他們倆完全是倒頭睡,連衣服都沒換了哪可能還去幹什麼。

一下子就明白孫哲平指的是什麼,張佳樂的耳尖隱隱冒紅,不過想來他們也不是沒做過、而且都結婚了怕什麼,他的嘴角很快又勾起笑容,笑嘻嘻地朝著孫哲平伸手。

「那要不要、現在補一下?」

孫哲平自然說好。

他把手放到的張佳樂的手上,像是曾經他邀他跳舞的時候那樣。

 

01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不喜愛露面的二王子有些懼內,不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地把王子夫伺候得好好的,路不讓走就怕累著,被打被罵被踹被念也不罵不罰,其縱容之態讓一干人等又是驚訝又是眼紅,引來不少新婚男女爭相討教。

張佳樂恨恨地踹上孫哲平的膝蓋。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02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現任國王退位讓賢,皇子之間的帝位繼承之爭花落於大王子家,只落得輔佐親王之名的二王子在晚宴上拂袖而去,揚言要和皇室斷絕關係。

「斷絕關係也沒用啊,你還不是要輔佐我。加油哦、老弟。」

以為可以從此雲遊四海的孫哲平又折斷一支鋼筆。

新任國王很高興。

 

03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在旅程中得到仙丹妙藥的親王夫奇蹟般地懷上子嗣,在懷孕十個月之後誕下一子,其模樣與輔佐親王如出一轍。

只是在路上隨便撿了個小孩回來養的張佳樂在聽到這樣的消息後沒忍住噴了口茶。

據可以信消息指出,孩子的名字是小孩的舅舅取的。

孫親王表示張佳樂高興就好。

然後一把拍掉他哥的抗議,至於什麼再養一個小孩讓他取名字的屁話自然也當作沒聽到。

 

04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現任賢王疑似不孕,在皇后陛下產下一女後遲遲無法讓其妻子再次懷上,企圖從輔佐親王與親王夫那過繼男孩作為皇室的下任繼承人。

「你要小孩叫嫂子生不會,天天纏著我幹什麼!」

「誰讓你小孩名字不給我取,當然要再生一個!」

「神經病!」

 

05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輔佐親王與親王夫大吵一架,驚動到不久前繼任爵位的、親王夫寶貝弟弟張公爵出面調解。

「要小孩自己生,我哥一個人都快照顧不好了,不能再多了。」

「新杰你這是幫我還損我啊……」

 

06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親王夫兄弟感情生變,一言不合、親王夫奪門而去。

「孫哲平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我家新杰結婚我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被抓來指責的孫哲平覺得莫名其妙。

他們昨天才從海外回來,他也不知道好嗎。

 

07

不久之後的民間流傳起這樣的謠言:親王夫兄弟感情良好,兄長含淚託付弟弟,情誼感人肺腑。

靠在牆上的張佳樂遠遠看著他的弟弟微笑的模樣,沉沉地嘆口氣。

他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看見他家弟弟的模樣,軟呼呼一個團子還不會開口說話,學會的第一句話就是哥哥,誰知道都已經要結婚了……

「樂樂。」

「爹地?」

「啊啊、沒事。」

看著抱著小孩對自己挑眉的孫哲平,張佳樂那點小憂傷頓時煙消雲散。微微笑著把自家男孩抱到自己腿上,他在兒子軟呼呼的臉頰上親一口,又在孫哲平擋著兒子眼睛的時候和他交換一個蜻蜓點水的親吻。

好幾年前的他們是在這裡相遇。那只是他們的開始。

而現在的他們很幸福。

评论(19)
热度(2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