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于遠】大人小孩

*給  @蘋/瀕 的點文。

*上一篇請走【雙花】大人小孩

*用極為克難的方式被我給@到了!!!

*我只記個大概就去寫,所以有點跟要求偏離......嘛,還是有擦邊球啦QVQ

*感覺很久沒寫短篇都不會寫文了QQ

*爛尾+短短的QQ

*于遠ABO于遠ABO于遠ABO,生孩子生孩子生孩子!!!一點雙花

*希望你會喜歡。

剛剛順便看了評論,突然發現我自己打自己的臉XDDDD
橙橙妳記得嗎

我真心覺得我要來梳理一下族譜了(?

我好想看于遠的發展啊啊啊啊,于鋒怎樣照顧鄒遠之類的,然後還有兩方小孩互動什麼的!!!


鄒遠的女兒早預產期整整兩周來到這個世界。

為了避免在發生在工作時候緊急生產的窘境,鄒遠原先是打算在預產期前一個禮拜請假,誰知道他們家寶寶竟然會提早跑來,大半夜醒來的Omega相當意外,不過和他家Alpha的反應比較起來,鄒遠真的只能用超級冷靜來形容。

事先學來的處理知識在知道羊水破的瞬間全都忘個精光,被搖醒的于鋒慌張到腦子一片空白,抓著鄒遠肩膀的手都隱隱在抖,重複著你要生了你要生了你要生了也不知道要做什麼,鄒遠只能無奈地按著肚子告訴他應該要帶上什麼東西。

「我只是開始痛,還沒有要生,你不用這麼緊張。」

肚子懷著小孩的那個安慰他。

于鋒慌亂地點點頭,口中喃喃念著不知道什麼話,他忽地往自己腦袋重重一敲,在鄒遠瞠目結舌的目光下又做了兩個深呼吸,才抬頭去看他家Omega,「好了我冷靜下來了,小遠你剛剛說我要帶什麼來著?」

鄒遠實在忍不住笑出來。

指揮自家Alpha帶齊東西,鄒遠讓于鋒開車去醫院,原本還不會疼痛的人上了車就開始陣痛,按著肚子臉色蒼白,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于鋒又開始慌,開車的同時忍不住一直透過後照鏡去看鄒遠,口裡唸著小遠你忍著點醫院很快就到了、再一下下很快就好了,諸如此類的安撫話語用緊張而結巴的方式講出來實在沒有半分說服力。

鄒遠一邊痛一邊深呼吸還得告訴他好好看路:「你女兒的命掌握在你手裡呢準爸爸。」

「還有你的命。」

于鋒臉色慘白地說著,握著方向盤的手整個都在抖。

一路平安而且幾乎沒有遇到紅燈的來到醫院,接下來的手續多是靠鄒遠一人完成,剛開始的疼痛不算劇烈,就是有些難受,鄒遠按著肚子聽著護士的注意事項,還能抽空回答問題。

于鋒的腦子還是有點難思考,卻還是本能地緊緊握著鄒遠的手。

說是給他打氣但更像是讓自己安心。

「沒事呢鋒哥,不用那麼擔心。」疼痛感稍稍退去,鄒遠拍拍于鋒的手,「我沒事的,寶寶也會沒事的,你看要不要去睡一下,晚點可能會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了,我睡不著。」回拒鄒遠的提議,于鋒搖搖頭,伸手撥了撥鄒遠的頭髮,漸漸緩過來的人稍微恢復平時冷靜的模樣,整個人卻還是有些緊繃,「你要是累了就睡一下,不要怕,我會在這裡陪你。」

「要是我要痛很久呢?」

于鋒頭皮發麻,他現在就快要受不了了,「當然還是陪你。」

感覺到于鋒整個人都不好了,鄒遠連忙拍拍他的手,用哄騙地語氣說著我只是開玩笑的、他肯定可以像張佳樂那樣順利要他不要怕,Omega有點感嘆地想著到底是誰要生小孩呢,可看著他家Alpha緊張的模樣,他又心暖到不行。

那種備受重視的感覺真的好到讓人有點想哭。尤其在這樣不舒服的時候。

鄒遠有點累地閉上眼睛。

「累就睡一下,有我在。」

漸漸冷靜下來的Alpha這麼跟他的Omega說。

鄒遠睜開眼睛看著于鋒,微微彎起嘴角,小聲告訴他那我睡一下下,你累了也去休息沒關係。

于鋒應了聲好,忍不住湊過去親親他的額頭。

于鋒這輩子絕對不會忘記那個匆忙又緊繃又讓他害怕的一天。

鄒遠的生產過程並沒有他們預期的好。

光是陣痛就痛了十二個小時,那種痛個半死還沒撐開幾公分的坑爹感覺簡直讓人抓狂,鄒遠沒有發作于鋒都快要崩潰了,好不容易可以送進產房,小孩又卡在那邊活像和鄒遠肚子有什麼不可分割關係似地死都不肯出來,于鋒握著鄒遠的手按照醫生的指示讓他家Omega用力,可誰都看得出來站在旁邊的Alpha狀況更不好,一雙眼睛紅成一片,也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狂暴。

鄒遠痛到不行。

醫生說的話鄒遠其實沒聽進去什麼,他根本是照著于鋒的指示,他要他放鬆他就放鬆、他要他用力他就用力,整個腦袋暈呼呼得沒辦法聽懂什麼,痛到後來甚至都有不生的衝動。

痛死他了!

于鋒哄他陪他,用緊張卻強裝鎮定的聲音告訴他:沒事的,我陪著你,再努力一下下就好。

小孩的哭聲充滿產房的時候,鄒遠腦袋一空、累得直接昏睡過去。

醒過來之後的鄒遠已經回到恢復室,他家Alpha就守在他的旁邊,見到自家Omega醒來的于鋒大大鬆了口氣,小聲說著你都快嚇死我了。于鋒抓著鄒遠的手用鼻頭蹭了蹭,低聲問他感覺怎麼樣、還會不會痛。

「有點不舒服,不過還好。」鄒遠按著已經消下去的肚子,感覺有點微妙,「小孩呢?」

「在保溫箱裡,她的體重有點輕,不過身體很健康。」于鋒說著,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在鄒遠錯愕的眼神下頓了頓,他抹了抹眼睛才又開口:「謝謝你小遠,謝謝你。」

鄒遠忍不住笑起來,「謝什麼呢。」

嗯。胡亂地點點頭,于鋒做了個深呼吸才能壓下翻騰的情緒,「爸媽他們回去拿東西,前輩他們剛剛才過去看孩子,應該還要一點時間才能回來,護士等等會來給你看看狀況,有什麼不舒服都要跟她說啊。」

鄒遠彎著嘴角,說了聲好,伸手摸摸他的臉,「鋒哥,你也辛苦啦。」

他甚至覺得于鋒比自己還要害怕呢。

那麼怕還是陪著他,這樣的感覺有多好,實在很難形容。

于鋒眨眨眼睛,壓下情緒的人沒有再崩潰,他深深地看著他喜愛的人,握著他的手緊了緊,于鋒湊過去親親他的額頭,就像在待產室那樣溫柔又帶著守護的親吻,被生產過程嚇得亂七八糟的Alpha問他的Omega:「小遠,等你身體好一點之後,我就去結紮好不好。」

鄒遠一下子就愣了,「……為什麼?」

于鋒深吸口氣,「這種感覺我是不想再體驗一次,小孩一個就夠了,你也夠辛苦了。」

他光是想到孫哲平看著張佳樂這樣經歷兩次就覺得害怕。

他完全不想再看到鄒遠遭這樣的罪了。

「……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你真的要考慮清楚哦。」鄒遠問于鋒:「你之前不是還想要一個兒子,一男一女湊齊的嗎?」

于鋒搖頭搖得飛快,「不用湊了不用湊了,一個就很夠了。」

鄒遠忍不住因為對方孩子氣的反應笑起來。

不用就不用了吧,反正他也不是特別想生,累死又痛死人了。

有一個小孩他就很滿足了。

產後的鄒遠被于鋒照顧的很好,Alpha幾乎是親力親為地完成一切事情,連小孩的照料都一手包辦,鄒遠看著于鋒好像所有潔癖都消失似的任勞任怨就有點感慨,這人真的比他預想中的、要對他好太多太多了。

「這也是他應該的。」

特地來家裡看他的張佳樂在鄒遠感嘆的時候對他擠眉弄眼。

鄒遠眨眨眼睛,「哥你看到孫哥這樣就不會覺得有點小感動嗎。」

「習慣其實就還好。」張佳樂沒心沒肺地這樣說著,「……不過最開始的時候是真的有點啦。」

看著張佳樂紅透的耳根,鄒遠沒忍住笑起來。

他們的小女兒生得很可愛,軟呼呼白嫩嫩的躺在嬰兒床裡就受到一群小孩的熱烈喜愛,幾個小娃娃走的時候都是依依不捨,留連忘返的小模樣讓幾個大人好氣又好笑,于鋒跟鄒遠送人走的時候也是啼笑皆非,只得哄著小孩子說隨時都可以來看妹妹啊。

「好像這時候就會覺得小孩特別可愛,熱熱鬧鬧的。」鄒遠忍不住感慨。

于鋒瞥了人一眼,「……一個就很可愛了,再多就不好了。」

Omega簡直哭笑不得,拉著他家Alpha在嘴唇上落下一個親吻,鄒遠哄他:「知道知道,有妹妹一個就很夠了,我不會再生的,你要去結紮就去結,我絕對不會阻止的。」

事實上已經預約門診的于鋒點點頭,拉著鄒遠又親了口。

體力還沒有很好的小女娃乖乖地在大大的嬰兒床裡睡得安穩,鄒遠幫她掖好被角,和于鋒兩人先後離開布置精緻的嬰兒房。

客人離開之後的家安靜不少,都還在放育嬰假的兩人很是悠閒,于鋒壓著鄒遠去休息,鄒遠就拉著人讓他也不要亂跑,兩個人放了租來的電影黏在沙發上看著,過去因為上班而稍嫌匆忙的感覺都因為短暫的偷閒時光補過去了。

好險寶寶很好帶。這是鄒遠無限慶幸的事情。

生小孩養小孩跟生活都不是童話,可是他仍舊可以很樂觀地相信,之後的他們也會很好。

靠在于鋒身上的時候,鄒遠微笑地這樣想著。

有這個人陪著,都會很好很好。

评论(4)
热度(13)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