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平凡童話

*新刊放出來混更

*方王ABO,兩人的小孩叫方士希,給他講童話故事

*注意避雷

*我真的超級喜歡壞的特別棒的魔法師><

*LO真的很有事......我寫個鬼要被屏蔽的東西了!?

*我的熱度跟評論QAQQQQQQ!!!!!!!


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老歌之所以長長久久流傳著,必然是它有著能讓每個世代的人都為之傾心的魅力。

簡單的旋律配上簡單的語句,不用很複雜或很優美的詞彙就能營造出繾綣的感情,不論經過多少歲月、跨越多少地區,那樣的歌曲就是有著不會褪色的魔力,它不因為時代的不同產生隔閡,任何時候的人去聽,都能為之心動。

所以發現自家兒子拿自己手機撥放的音樂是熟悉的老歌,方士謙不過錯愕一秒就釋懷了。

「這首歌已經很久了欸。」

走到兒子旁邊蹲下來,方士謙瞥了眼手機裡那位男性歌手極為青澀的時候拍出來的MV,順手揉揉自家兒子的腦袋。沒輕沒重的力道讓小男孩跟著爸爸的手搖頭晃腦,懵懵的模樣讓方士謙忍不住笑起來,他在兒子旁邊坐下,長腿一條弓起一條伸直,左手輕鬆地放在膝蓋上,慵懶的動作帶著幾分隨興,看上去更沒有距離感。

「這是你爸爸我們那個年代的歌耶,你也喜歡嗎?」

「很好聽啊。」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家老爸,方士希揚起嘴角露出一顆小虎牙,「之前我跟爹地去買衣服的時候在店裡面聽到很多歌,我最喜歡這首了。」

方士謙愣了愣,焦點卻是在其他地方:「你什麼時候跟你爹地去買衣服啊?」

方士希偏偏頭,「上個禮拜哇。」

突然驚覺自己竟然被自家Omega連同自家兒子放生,上個禮拜被抓回醫院開臨時會議的方士謙覺得委屈,只是過去的事情畢竟還是過去了,方士謙還是只能一臉沉痛地點頭說了聲哦,然後安撫自己似地把小孩抓到懷裡揉了揉。

他等下要去找他家杰希討安慰。

「爸比……」

「啊?」

「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嗎?」

方士謙的動作定格一秒,頓時覺得啼笑皆非,「這只是歌詞而已,小星星你也想太多了。」

困惑地皺起小眉毛,方士希的臉頰微微鼓起來,帶著幾分孩子氣的不滿,「可是這首歌不是已經很久了嗎?也沒有人說它不對啊,錯的東西為什麼可以唱這麼久哇。」

「那你覺得童話是騙人的嗎?」

「唔……」垂著腦袋想了想,方士希搖搖頭,「不知道耶。」

方士謙戳戳兒子的臉頰,「想想看啊,你爹地不是都說試著想看看,不論對錯的嗎?」

沒想到問題會被這樣推回來,男孩還是乖乖地思考起來。方士希確實比同年齡的孩子要聰明,不然也不會提出這樣的疑問,但就要他回答這個問題畢竟還是困難了些,一張小臉不自覺皺成包子狀,看得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把問題扔回去的方士謙好笑到不行。

王杰希一走進房間就看見這樣的畫面。

王杰希微微挑眉用眼神詢問自家Alpha,接受到問句的人卻只是聳了聳肩、一臉似笑非笑,他看了眼也就不再表示什麼,跟著在一大一小旁邊坐下。

方士希癟著嘴問他爹地:「爹地,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嗎?」

總覺得這句話有點耳熟的人很疑惑,「星星怎麼會這麼問?」

「聽歌聽來的唄。」方士謙比了比被兒子握在手裡的手機,「星星要睡覺啦?」

「差不多了。」王杰希點點頭,又轉頭去看他兒子,「所以呢,你覺得童話是不是騙人的?」

「不知道啊。」問題又被丟回來,方士希覺得委屈到不行,「爸比都不告訴我……」

一不留神就被攪和進去,方士謙在王杰希探究的目光下寒毛直豎,只得對他家Omega陪笑,「杰希你不是說要讓星星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嗎。」

王杰希抽抽嘴角,「你叫一個七歲小孩思考這個問題?」

「……這不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嘛。」方士謙自知理虧,卻還是有點不平,「不然我要怎麼說?」

王杰希沒理有點惱怒的Alpha,伸手把小男孩抱在懷裡,被溫柔擁抱的小孩在自家爹地的懷裡蹭了蹭,受傷的小心靈得到很好的安慰,看得旁邊的方士謙臉黑的不得了。

王杰希默默地翻個白眼。

「童話裡沒有絕對的對跟絕對的錯,端看你要怎麼想。」揉揉自家兒子軟軟的頭髮,王杰希微微勾起嘴角,說著有些高深莫測的話:「有一些東西雖然是錯誤的,但其實包含很多的正確,要怎麼分辨是星星你要學的事。」

搖搖頭,方士希表情委屈,「不懂。」

「總之就是你以後就知道了,這個要靠你自己想。」似乎想挽回一點面子,方士謙插入話題,順帶湊過去摟著王杰希的腰,幼稚地無法接受自家Omega被自家小孩完全霸佔,「童話可能騙人也可能是真的,我們不會直接告訴你,但是你可以想過再來跟我們討論,這樣懂嗎?」

「……好像懂了。」整張臉還是皺皺的,方士希很努力地理解那樣的話語,雖然對於他還是太過困難,「那、那所以,真的不會有王子嗎?」

「你管他會不會有呢。」方士謙擺擺手,「沒有王子就當公主啊。」

方士希一臉錯愕。

王杰希很想打他,「你說這是什麼跟什麼?」

「沒關係啦。」不覺得自己說得有什麼不對,真心這樣認為的方士謙對著自家兒子笑了笑,「星星你是在說歌詞對吧,它說不可能是王子,那你就當公主啊,誰說當公主不好的?」

方士希偏偏頭,「所以公主跟公主可以在一起嗎?」

「當然可以,就像王子跟王子可以在一起一樣,騎士跟公主、騎士跟王子也都可以在一起,沒有什麼問題。」總覺得再扯下去可能會落到自己無法解決的處境,方士謙很糟糕地決定用大人最常用的方式去敷衍小孩:「其實那點小事情真的不用太在意,星星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乖乖收拾東西去睡覺,不然明天上課會起不來。」

「哦。」很乖地點點頭,就這樣被忽悠過去的小孩乖巧把手機還給自家老爸,轉頭用期盼的表情看著他家爹地,「爹地,我今天可不可以聽王子跟王子在一起的故事啊?」

「……」

王杰希從來沒有這麼後悔自己有跟兒子講床邊故事的習慣。

斜睨了眼旁邊明顯在幸災樂禍的自家Alpha,王杰希暗暗擰了下他的手臂肉,滿意地聽著對方倒抽口氣的聲音,他對著自家小孩微微勾起嘴角,「星星乖,今天換爸比跟你說故事。」

被捏還要臨時想故事的方士謙:「……」

哄著已經可以獨立的兒子去盥洗,王杰希直到小孩跑出房間才轉頭去瞪自家戀人,被無聲壓迫的人覺得自己委屈到爆炸,把人拉到自己身上抱著,方士謙苦著臉替自己辯解:「我這也不是沒辦法嗎,不然你要我怎麼回答啊?」

想撕開對方卻慘遭毛手毛腳,被方士謙在自己腹部上用手指打圈的動作搞得頭皮發麻,王杰希只得把他的手按著固定,順勢被對方握住手,暖暖的溫度透過皮膚傳過來,產生雙方都沒有發覺的安撫效果。

王杰希放任自己靠在對方身上,「……但也不能夠直接丟給他吧。」

「可我真的不覺得你這樣講有比較好。」

翻了個白眼,方士謙把下巴靠在王杰希的肩膀上,呼吸的熱氣全撒在他的耳際。

無聲地嘆口氣,王杰希蹭了蹭自家Alpha的臉頰,「給他個引導跟完全丟給他是兩回事。」

簡單來說就是王杰希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用那種好像有回答但其實也沒說什麼的方式把自家小孩糊弄過去。方士謙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說王杰希這招確實很高明,但也因此更覺得自己很可憐──他們明明就半斤八兩,為什麼還罵他?

感覺到自家戀人的哀怨,王杰希無聲地笑起來。

「王大眼兒你變壞了你知道嗎。」

「也還好吧。」王杰希聳聳肩,不認為自己有哪裡不對,「就跟你後來那些話的道理是一樣啊,就算有說跟沒說一樣也不能真的什麼都不講,全部丟給那孩子想對他來說太難了,根本起不了作用。」

方士謙哼哼,「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有育兒經驗啊?」

「從我弟身上學到的。」王杰希拍拍他,「你下次再這樣會被星星討厭的。」

「知道啦。」

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方士謙卻是在王杰希身上蹭了蹭,用來安慰自己多重受傷的心靈。

沒去理會對方的動作,王杰希低頭瞥了眼手腕上的手錶,那個被保存得很好的、很多年前戀人送的手錶標示著的時間比他們兒子預計上床的時間要晚一些,想來那孩子也差不多盥洗好了。微微勾了勾嘴角,在方士謙看不到的地方,王杰希的眼睛盛著促狹的笑意。

「時間也差不多了,去說王子跟王子的睡前故事吧。」

「……」差點忘記這回事的方士謙整個僵住。

王杰希忍不住笑起來。

低低的笑聲讓方士謙那點小情緒消失得一乾二淨,但不想就這麼放棄的人仍然板著臉,臉湊過去和對方大眼瞪小眼,方士謙皺皺鼻子努力表現自己的不滿,「我要鼓勵。」

王杰希揚起語調嗯一聲。

方士謙咬了口他的鼻尖,「這可是你的工作耶,全部都丟給我還沒個表示也太過分了。」

王杰希嫌棄他,「你幾歲啊。」

「我你前輩呢你覺得我幾歲。」方士謙大言不慚,「不給我就不去說啊。」

「誰叫你要挖坑給自己跳。」

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王杰希簡直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見他家十年如一日的Alpha堅決不讓的姿態,已經很習慣在這種時候低頭的人還是順著他的心意湊上去。

嘴唇相貼的感覺春夏秋冬都一樣好,哪怕只是蜻蜓點水的碰觸。在還有小孩等待的狀況下,王杰希就算知道方士謙不會這麼好安撫,仍然採取碰一下就迅速拉開距離的作法,看著自家Alpha老大不高興的模樣,王杰希簡直不知道要氣還是要笑,只能安撫性地拍拍他的手臂。

「快去吧,星星在等你。」

「……你也跟我一起去。」方士謙恨恨地瞪著他的嘴唇,「剩下的帳晚點算。」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在王杰希的教育下,很會撒嬌但同樣可以很獨立的小男孩乖乖巧巧地完成盥洗動作,當方士謙跟王杰希前後進到小孩的房間,他們家軟綿綿的男孩子已經換好睡衣坐在床上等待。一雙眼睛盛著期待的光芒,不似王杰希的大小眼也沒有方士謙的單眼皮,方士希的眼睛巧妙地融合他的兩個爸爸一切的優點,白嫩嫩的臉蛋上,那雙漂亮的雙眸看上去格外顯眼。

一看見人,方士希的嘴角幾乎是反射性地揚起,右臉頰上露出小小的酒窩,「爹地爸比。」

「星星今天這麼棒啊。」

方士謙在自家兒子的床邊坐下,幫順勢躺下的方士希蓋好棉被,無限期待床邊故事的小男孩看上去沒有半分疲倦,讓方士謙默默地有點心情微妙。

跟著在床邊坐下,王杰希撥了撥小男孩的頭髮,「星星還是想聽王子跟王子的故事嗎?」

「嗯。」抓著被角用力點頭,方士希滿臉雀躍,「我想聽。」

「那好吧。」無奈地抓了抓頭髮,方士謙和王杰希對視一眼,看出那雙大小眼中戲謔的情緒,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略作思考了下,想像力不算差加上對自家兒子有一定的了解,打算且戰且走的人咳了聲,「這樣的話,我就來說個跟白雪王子有關的故事好了。」

方士希一臉懵,「不是白雪公主嗎……?」

方士謙聳聳肩,「白雪公主是白雪公主,白雪王子是白雪王子,兩個人不一樣。」

旁邊的王杰希忍無可忍地翻了個白眼。

根本不知道自家老爸是打算用原有的童話故事來敷衍自己,方士希縱然覺得有些奇怪,卻還是一臉認真地點點頭。莫名覺得欣慰的方士謙揉了揉兒子的腦袋,感覺到自家Omega嫌棄的眼神,他對著王杰希扯開一抹笑,帶著幾分挑釁又融合小小的驕傲。

和當年他們倆還不對盤時,他很常展露給他的笑臉如出一轍。

王杰希哭笑不得。

「那我就開始啦?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國度,貌美的皇后於寒冷的冬季生下一個可愛的男寶寶。

繼承父親母親面貌優點的男寶寶長得極為可愛,他的皮膚又白又嫩,一雙眼睛又黑又亮,笑起來的模樣比王國裡任何一個小生命都要來得可愛,但不幸的是,在孩子出生幾年後,他的母親、溫柔善良的皇后就因為身體日漸虛弱而去世了。

 

(方士希:爸比,你沒有說小王子叫什麼名字耶,故事一開始都會說的。)

(方士謙:啊?我不是說他叫白雪──)

(王杰希:──他叫方士謙,跟你爸比名字一樣。)

(方士謙:……)

 

白雪王子──(方士謙。王杰希強調。方士謙磨牙。)

出生在冬天的方士謙有個白雪王子的稱號,雖然他不是很喜歡。

白雪王子的母親是個受到人民愛戴的好皇后,然而國不能一日無母,於是國王在小王子五歲那年又娶了個漂亮的皇后,但表面上對方士謙極好的後母實際上卻是個邪惡的老女人,不但會偷偷虐待可憐的小王子,還會在國王的面前給小王子潑黑水,讓國王越來越討厭他。

方士謙原本還會躲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哭,直到他認識了叫做王杰希的小魔法師,交到新朋友的小王子漸漸地不再為父王的不公與繼后的欺侮感到難過。

 

(方士希:哇,小魔法師跟爹地的名字也一樣耶。)

(方士謙:是啊,有沒有很棒。)

(王杰希:……)

 

在方士謙七歲那年,壞皇后給方士謙生了一個弟弟。

皇后的孩子長的沒有方士謙可愛,出生的時間也不是白雪壟罩的漂亮冬季,被稱作黑鴨王子的小弟弟從小就被壞皇后驕寵著長大,本來就長得不好看的男孩被寵成只會欺負人的壞孩子,偏偏笨笨的國王什麼都不知道,只會討厭沒有做錯事情的白雪王子,喜歡會在他面前表現的很乖很乖的壞弟弟。

 

(方士希:國王好笨哦,而且這樣白雪王子很可憐耶。)

(王杰希:星星,插嘴是沒有禮貌的行為哦。)

(方士希:爸比對不起(摀住嘴吧)。)

 

雖然少數知道真相的人都為白雪王子抱不平,但方士謙其實覺得沒什麼。

因為他有個全世界最棒的好朋友。

王杰希是王國裡最厲害的魔法師名下的徒弟,他是個聰明的孩子,可惜太過天馬行空的想法很少會被別人接納,唯一能夠跟他好好聊天的,就是同樣不被其他人接受的方士謙。方士謙喜歡在不用學習的時候跑去找王杰希玩,就像王杰希會趁著練習的空檔來找他,他們什麼話都可以說、什麼東西都可以聊,天文、地理、文學、歷史、魔法,甚至鄰國的公主被火龍抓走也可以當成他們茶餘飯後的問題。

「我聽說你今天又因為你那個笨蛋弟弟挨罵了。」

「嗯?對啊,不過又不是第一次了。」對上小夥伴略帶擔心的目光,方士謙卻是一派輕鬆,「話說我告訴你哦,我今天被罵的時候突然發現我父王好像有點禿頭了耶。」

「……」王杰希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你認真的?」

「當然是認真的,不要低估我的觀察力。」

方士謙一臉嚴肅,那雙單眼皮眼睛裡不帶憂鬱,看上去是真的不對這件事情感到在意,王杰希見狀也就放心下來,甚至還有心情給他出壞點子:「既然這樣,如果他下次又在顛倒是非,我就幫你在他在全國人民面前演講的時候把他的假頭髮吹下來。」

方士謙驚呆了,「──大眼兒你壞的真棒!」

王杰希謙虛地說了聲謝謝。

不關心大兒子的國王和繼后自然不會注意到兩個小孩日漸親密的關係,隨著年齡增長,方士謙和王杰希的友誼越來越深厚,就算王杰希從備受旁人異樣眼光的小孩成長為出色的魔法師,方士謙也在藥草學與醫學中找到興趣,兩人間的感情仍是只增不減,默契更是越發的好。

直到方士謙十八歲那年。

十八歲是王國的成年年紀,照理來說,身為長子又成年的方士謙應該要被冊封為王室繼承人,可惜國王對方士謙錯誤的刻板印象太深,頂著大臣的異議也不願意把王位交給他,對自家父王早就死心的方士謙得知這件事仍舊一點也不在意,甚至可以說是樂見其成,畢竟他早就決定好要成為一名醫者,離開皇宮到世界各地去行醫旅遊,哪有這個心力放在王位不王位。

他不愛這個國家,不愛在他母親死後擁立新后的人民,更不愛他的父王與繼后以及他們的孩子,而所有他不愛的一切,方士謙一點都不會在乎。

他的心很狹隘,只容得下他自己以及他愛的人,還有遠比一切重要的王杰希。

「所以,王杰希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不同於幼時那般宛如精緻娃娃的臉龐,方士謙如今的面容比之以往要平庸一些,卻仍較一般人來得出色。那雙會說話的單眼皮眼睛帶著十足十的認真,王杰希被那樣的神情吸引,卻沒有錯失藏在其中的不安。

拉拉大大的魔法師帽,他忍不住對他的小夥伴笑起來,「好啊,我們一起去。」

他們在月光下交換第一個親吻。

從朋友變成情侶對於方士謙和王杰希來說並沒有太大的不同,而疏於對他的關心,國王和繼后既不知道方士謙無心於王位,也不知道方士謙和王杰希早就在一起,想要替年齡跟知識都不如方士謙的自己的孩子更合理地謀得王位繼承權,壞皇后甚至打算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他殺掉。

皇后知道方士謙很聰明,卻不知道他到底有多聰明。在旁人的幫助下,老女人想盡辦法要將方士謙置之死地,卻屢屢被聰明的青年逃過一劫,而隨著方士謙在過程中展現的鋒芒越來越耀眼,皇后對他的忌憚也就更深,在他又一次避開毒酒後,越發想要害死他的皇后決定故技重施,又一次地把黑鴨王子的錯誤嫁禍到白雪王子的身上,讓白雪王子頂罪入獄。

從小到大的人生經驗告訴方士謙,要是事情搭上他的弟弟,逆來順受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方士謙不是個軟柿子,沒少在背地報復回去,只是很早就看開一切的人習慣不為自己辯解,因為太過浪費時間而且吃力不討好,不過這樣的做法容易會被人會錯意,所以在因為完全沒聽過的罪名而被押入獄中的過程,方士謙其實並不是很意外他的繼母會用這樣的手段對付他。

方士謙在破舊冰冷的監獄裡看著日升月落,在牆壁畫下第四個正字,他微微笑了。

從來都不是沒有辦法的人趁著早就觀察好的獄卒輪班時間逃出去,就算不小心觸動到機關而引來守衛,方士謙仍然順利地離開那個陰暗的地方,一切都符合他的計算,直到感受到數日來第一抹陽光落到自己身上,他的瞳孔才因為不合預料的變化驚愕地放大。

站在日光下的王杰希笑起來。

王杰希的裝束不是他常穿的魔法袍,腳邊放著簡便的行李袋和飛天掃把,大大的巫師帽和黑色的袍子不知道跑哪裡去,一身劍客裝束的人看上去很是俐落,微微勾起的嘴角柔和他的臉部線條,襯得那雙盛著星星的眼睛分外明亮。

方士謙突然有點想哭。

「你知道我在這裡。」方士謙用的是肯定句。

王杰希點點頭,「我在十四天和二十天之間猶豫很久,後來還是覺得正字比較好計算。」

聽明白對方的話,方士謙一時間不知道要驚訝對方對自己的了解,還是訝異於他的神機妙算。這肯定不是魔法師要會的東西。方士謙敢確定。

不然為什麼只有王杰希一個出現在這裡──等他。

「你知道我是為了什麼留在裡面?」

「不是要給你父王最後一次醒悟的機會嗎?」王杰希偏偏頭,「反正絕不是待著舒服。」

方士謙沉默。縱然對父王心冷,但他的內心深處卻還是抱持著最後一絲希望,那點小打小鬧他可以不計較,但當面臨的後果是生死,方士謙還是想確定那個好似從來不愛他的他的父親有沒有可能睜開眼睛看見那麼一次。

可惜他最後還是失望了。所以方士謙自己逃出來,卻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王杰希。

「我如果離開,就會是國家的逃犯。」方士謙看著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魔法師,「這樣你還是願意跟我一起去看這個世界嗎?」

「我以為站在這裡就是給你答案了。」

王杰希的聲音帶著幾分笑意。方士謙發誓那是他這輩子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拿出預備好的掃把,王杰希示意對方背起行囊坐到自己身後。縱然覺得他們直接用步行的方式離開更省事一些,方士謙仍舊乖乖依言行事,以一種順理成章的模樣摟住戀人的腰,他在對方的白眼下露齒一笑。

王杰希一蹬腳,掃把凌空、帶著他們離開地面。

沒有解釋自己的行為,王杰希騎著駕駛掃把一回頭,朝著城堡的方向飛去。方士謙不明所以,在高速飛行的狀態下卻沒辦法發問,只得讓人載著衝回自己想要逃離的地方,中途還看見似乎是來找自己的皇家護衛隊一群人跳腳的樣子。

方士謙微微勾起嘴角。

王杰希一語不發地帶著人往前衝,很快就抵達目的地上空,他懸在有段距離外的半空中示意自家戀人看去,方士謙這才發現王杰希竟是把自己帶到國王面前。才將國王和皇后驚愕又難以置信的模樣納入眼中,他就見一陣不自然的風吹過去,強行撕開了……原本黏得牢靠的假髮。

國王和皇后的禿頭連著尖叫聲一起嶄露在眾人之前。

方士謙驚呆了。

微微勾起嘴角,看著那兩人按著光禿禿的腦袋尖叫咆哮的模樣,王杰希很滿意。

「雖然不是在全國百姓面前,但這是我答應你的。」王杰希的聲音低低的,帶著幾分笑意,「我後來發現,不只是國王,連皇后都有點禿頭。」

無視暴跳如雷的怒吼,王杰希駕駛著掃把又一次扭頭,載著方士謙朝著國界的森林前進。

離開皇宮之後的旅程比他們想的都還要好,方士謙和王杰希優遊自在地在各處遊覽,他們遇到居住在森林深處的七矮人、順手救了不小心被蘋果噎到的白雪公主,參加她和後來出現的王子的婚禮,然後解決掉住在糖果屋裡、想要吃掉小兄妹的壞巫婆,和他們一起吃掉精緻好看的屋子再把小孩們送回家;他們幫三隻小豬用魔法把屋子修復地更牢靠一些,替小紅帽的奶奶牽線,讓他們和也有打敗大野狼經驗的小豬們認識認識,還幫忙王子披荊斬棘,救出睡美人和長髮公主,又跑出森林來到海邊,協助美人魚和她的王子終成眷屬。

在幫助灰姑娘找到她的幸福後,方士謙和王杰希找了個地方定居下來。

他們選擇的城市離原本的王國很遠很遠,沒人知道醫術高超的醫者曾經有著白雪王子之稱,也沒人知道什麼都會的藥學者曾經是偉大的魔法師最得意的弟子,四周的村民只知道,在他們小鎮居住下來的方士謙和王杰希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領養了被丟棄在他們家門口的棄嬰,取名叫方士希。

然後就這麼一家三口快快樂樂地,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They all live happily everafter.

 

王杰希輕輕地幫方士希拉好被角。

在漫長的、不似童話的童話故事中進入夢鄉,小男孩的睡顏一本滿足,嘴角微微揚起形成似笑非笑的弧度,縱然這個故事並不如小孩原先期待的是王子和王子過著快樂生活的生活,但這個王子和魔法師終成眷屬的童話似乎也讓他很是喜愛。方士謙在還帶著嬰兒肥的臉頰上親上一口,和王杰希兩人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

分頭前前後後把家裡巡邏過一遍,確定門窗、瓦斯和水電都有關好,王杰希拖著腳步回到他們倆的房間,就看見先一步完成工作的方士謙躺在大床上。旁邊的手機放著《童話》,似乎永遠都讓人聽不膩的歌聲帶著婉轉的感情,方士謙跟著溫柔的音樂輕輕哼著,直到看見自家Omega回到房間,他衝著人微微一笑,對著人伸手。

王杰希躺進對方的懷裡。

......

歌曲還在唱著。

王杰希的手拂過他的臉龐,他對他微微笑著,「白雪王子一開始怎麼不討厭魔法師啊?」

愣了幾秒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方士謙對著人哼哼兩聲,在認識初期曾經相當討厭對方的人衝著他笑,「誰叫白雪王子聰明啊,一眼就能看出誰是他未來要共度一輩子的人。」

「所以你很笨啊?」

「王大眼兒你夠囉!說好往事不提的!」

過去的很多事情之於方士謙只能用黑歷史來形容,他氣惱地啃了他頸後的腺體一口,拒絕回答這類問題。

王杰希忍不住笑起來。

感覺到自家Omega笑到身體都在隱隱顫抖,方士謙更是惱羞成怒,可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就感覺到王杰希的手按上自己的腦袋,順毛似的上下撫摸,一下子就撫平他內心的尷尬。故作不滿地哼哼兩聲,方士謙順理成章地把臉埋在王杰希的肩窩,貪婪地吸取王杰希的信息素。

青草的香味勾起慾/望,但又有讓理智回歸的作用。

他喜歡這樣的擁抱。

王杰希閉上眼睛,四周都是他信賴的Alpha的氣息,光是這樣就讓人安心的不得了。

他們的開始是單方面的討厭和單方面的冷漠,走近的過程卻是那麼的順理成章,他們沒有美好童話的開端,卻有著很好的結局,雖然現在的他們還是很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就鬧脾氣,會需要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煩惱,會因為各式各樣的問題吵架,但現在的他們還是很好地在一起。

很好很好地,就像平凡一點的童話。

......

藥草香和青草香融合在一起,繾綣溫柔。


也許你不會懂,從你說愛我以後,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评论(3)
热度(38)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