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葉橙】別怕,有我在

*沐橙生日快樂!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時間不夠只能先拿這個當賀文,有時間我再嚕一篇吧


一直很喜歡蘇沐橙這個女孩,她雖然沒有父母兄長又走得早,但是她知足又堅強,還有個陪著她的葉修,這個女孩子並不是盲目地喜歡或者追求又或者跟隨一個人,她強悍而努力,她有足夠的力量能夠與重要的人並肩,也會視情況改變自己。

她不是一般小說裡只會依賴男孩的女孩,她有自己的能力可以自己往前,是個非常耀眼的漂亮女孩。

沐橙沐橙,生日快樂哦。
雖然妳可能會有害怕的時候,但是妳永遠不會是一個人。



怕,有我在

一片安靜之中,鍵盤敲擊聲會很明顯。

葉修覺得口渴。

和自己同個房間的魏琛呼呼大睡,大手放在露出來的肚皮上、表情一本滿足,它像是在夢裡吃到什麼美食似的還發出傻笑。昏昏沉沉的人坐在對面床上看著豪邁的睡姿安靜了很久,最終還是不敵喉嚨的乾澀緩慢起身。

走廊一片黑暗。

沒有打算開燈來幫助自己看路,葉修在一片黑暗中步伐放得很慢,他慢條斯理地打了個大哈欠又抓了抓睡得很有造型的頭髮,昏昏欲睡的人摸了摸喉嚨,乾乾的感覺不是很好,想著明天在房間放水、省得像今天這樣麻煩,他隱隱聽見鍵盤敲擊的聲音。

喀啦喀啦的聲音小聲的像是幻覺,又有些真實。

下意識轉頭去看旁邊的窗戶,鎖緊的透明窗外是一片純然的黑色,底下的車道隔了好一段時間才會經過一輛車,分明是深夜時間。在非特定期間,興欣戰隊的隊員生活作息規律,就算是技術開發部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點工作,葉修一時間完全醒了。

誰在訓練室?

懷著這樣的不解朝著不遠處的大房間走去,門扉沒有關全,裡頭的白光從縫隙鑽出來,連同細碎的鍵盤敲擊聲。正因為現下環境安靜非常,加上葉修對聲音、尤其是與電腦相關的聲音有足夠高的敏感度,才能在這樣的距離外還隱隱能聽見聲音。

可看見坐在裡面的人,葉修難得不切實際地想,或許他會聽見跟其他外在因素都無關。

只是跟人有關。

蘇沐橙帶著耳機、挺著背脊坐在平時訓練的位置上。

原先還猜測是方銳或包子半夜不睡覺爬起來玩遊戲,發現對象竟是他家女孩,葉修整個人都愣住了。蘇沐橙顯然完全專注在遊戲上,一手控制滑鼠一手敲擊鍵盤,手上的操縱相當靈活,精緻的臉蛋上滿滿都是認真,一雙眼睛甚至隱隱透著肅殺之氣,愣是沒有發現葉修這麼個大活人站在門口看她。

葉修抓抓頭,有些無奈地推門而入。

遊戲裡的角色不敵連擊倒下,蘇沐橙高興地勾起嘴角,才想著再玩一盤,肩膀上傳來的碰觸就讓她背脊一陣發涼,被狠狠嚇到的女孩子下意識爆出一聲尖叫,用力起身迅速回頭,在看見一臉錯愕的葉修,她整個人又是一呆。

蘇沐橙嚇到眼睛都紅了。

連忙幫著人把全罩式耳機摘下來,葉修摟著她的肩膀安撫她:「沒事沒事,嚇到妳了?」

蘇沐橙慢慢地眨眨眼睛,虛脫般地靠在葉修身上,她把額頭抵在他的肩膀上,「你嚇死我了,不要這樣突然冒出來啊……」

「抱歉抱歉,一時間沒注意到。」葉修輕聲哄她,耐心地拍著她的肩膀安撫女孩的情緒,直到懷裡的人不再隱隱發抖,他才問她:「大半夜不睡覺在這裡幹什麼呢?」

「……我睡不著。」

葉修詫異,「怎麼回事?」

蘇沐橙皺皺鼻子,伸手抓住葉修的衣襬,又往他那裡湊了湊,「……睡前的時候小琦在群裡放了個小短片,也沒先說是恐怖片,我看著就……」

話沒說完,但葉修懂了。

他整個哭笑不得。

「不敢看就直接關掉啊,妳不會還全部看完吧?」

「沒啊,我一發現是鬼片就關了。」不過還是被嚇到了。蘇沐橙小聲抱怨:「那片子就是拿來嚇人的,一開始歡樂的不得了,最後才發現有鬼,就、就藏在衣櫃裡面……」

感覺到懷裡人又開始懂,葉修又拍拍她,示意女孩子不要再去回想。

蘇沐橙揉揉眼睛,悄悄抹掉眼眶裡的眼淚,「它躲哪裡不好偏偏躲衣櫃……還爬出來呢。」

很想跟她說就算躲其他地方妳也會怕,葉修默默地讓話爛在肚子裡。蘇沐橙從小到大怕的只有蟑螂跟鬼,即便是大老鼠出現在她面前,她也能面不改色地抓起來丟掉,其強悍能力看得讓葉修嘆為觀止,但女孩就是對那兩樣東西一點辦法也沒有,每次遇到都要花好一段時間才能緩過來。

偏偏能陪著她睡覺的兩個女性不在俱樂部裡。

唐柔被她父親緊急帶回去家裡,陳果則是代表興欣到其他城市去簽契約,要明天才會回來,這麼一想,女孩子特地跑到訓練室打遊戲殺時間也就理所當然了。

葉修無奈地嘆口氣。

「那妳打算怎麼辦?就這樣玩到天亮、不睡覺?」

「……我不要靠近衣櫃。」蘇沐橙滿臉委屈,「至少今天不要。」

葉修無奈地笑起來,這跟小時候有什麼兩樣呢?

雖然蘇沐秋知道妹妹的個性不會給她看那些恐怖的,但有時在學校還是會意外被迫觀賞鬼片,每當這種時候,小小年紀的女孩子回到家後也會像這樣哭喪著臉去找哥哥,抱著枕頭可憐兮兮地說她不要一個人睡。

這麼多年下來,蘇沐橙不會自找罪受,基本上是都不看那種片子,葉修都快忘記有多久沒聽見這樣的話、看見這樣的場景,一時間還真有點五味雜陳的。

但總歸是好的了。

葉修拍拍她,「我陪妳吧。」

蘇沐橙眨眨眼睛,「陪我啊?」

「不然妳總不能真的這樣敖一晚吧,很傷身體。」葉修拍拍她的腦袋,就像蘇沐秋哄著哭著說不想睡覺的妹妹那樣,又多了一分不同的親暱,「不過小唐不在是不在,但我大晚上進去妳們房間會好嗎?」

總覺得女生的房間畢竟是個需要隱私的地方,如果只有蘇沐橙倒也還好,只要經過女孩子一人同意就好,但那房間還有其他室友,沒有經過對方允許就進去,確實少了幾分禮貌。

蘇沐橙猛地瞪大眼睛,她剛剛可沒想到葉修指的是要她回去睡覺,還以為他要陪她打遊戲呢。

女孩子連連搖頭,「不好、很不好。」

一看就知道女孩子是想逃避進去房間,葉修根本哭笑不得,「妳總不能一直不回去睡吧?」

蘇沐橙撇撇嘴,「……再說吧。」

葉修簡直無奈到極點,「別怕啊,有我在呢,擔心什麼。」

「……就是會怕啊。」蘇沐橙揪著葉修的衣服,可憐兮兮的,「我一直想到它爬出來──」

「好了好了別想了。」伸手摀住蘇沐橙的耳朵,葉修妥協了:「不進去就不進去,今天就待在這裡,等明天老闆娘回來了再讓她陪妳睡一個被窩,這樣總可以了吧?」

蘇沐橙紅著眼睛高興地點點頭,「好。」

這樣就好了。葉修啼笑皆非,雖然知道這樣對女孩子不好,不過面對蘇沐橙可憐兮兮的模樣,他真的永遠都沒有辦法。

永遠沒辦法對她說不。

「所以我們在這裡打遊戲?」

葉修聳聳肩,「妳要在這裡睡覺我也不反對。」

蘇沐橙點點頭,腦袋靠在葉修的肩膀上,她打了個哈欠。

葉修拍拍她的腦袋,「睏了吧。」

在對方的肩膀上搖搖頭,蘇沐橙懶懶地窩在葉修的懷裡,寬寬的又溫暖的,帶來很大的安全感。

猛地想到什麼,女孩子又抬起頭,「話說回來,你怎麼會突然起來啊?」

「……」對方這麼一提才感覺到自己的喉嚨乾到不行,葉修很無奈,「口渴。有喝的不?」

蘇沐橙搖搖頭,「果果說了最近容易長螞蟻,叫我盡量不要帶進飲料進來。」

「……那我去裝個水吧,再不喝我要渴死了。」事實上他覺得自己撐這麼久也是很了不起的,按著喉嚨摩娑了下,葉修拍拍蘇沐橙的腦袋,「妳要跟我一起去,還是一個人留在這裡。」

蘇沐橙下意識抓緊葉修的衣角。

葉修無奈地笑,「就說了不用怕啊,有我在呢,那些都是假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一再重複的這句話事實上給了她很大的安全感,蘇沐橙彎彎嘴角,對著人眨眨眼睛,「說好的啊,要陪著我哦。」

「知道知道。」順手牽起她的手,葉修衝著蘇沐橙晃了晃兩個人握在一起的手,有些無奈地問:「這樣滿意了不?」

蘇沐橙笑著點點頭,漂亮的臉蛋上一點陰霾也沒有。

她害怕鬼怪也害怕蟑螂,但只要葉修陪著她再多給她那麼一點點時間,她可以什麼都不害怕。

只要葉修陪著。

评论(6)
热度(41)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