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平行戀愛

*張佳樂生日快樂!

*把之前寫過的幾個比較喜歡的世界觀拿來混合戀愛(?)

*不管哪個時空、哪個雙花,他們肯定都可以相遇相知相愛相守:)

*偷偷 @糖糖 這裡面有你要的總裁孫X咖啡店老闆樂哦XDDDD

雖然我的初衷是這樣,不過有一些特殊PARO的角色特質還是沒辦法表現出來......最近有比較深刻意識到這一點,以後會努力加強XDDD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為張佳樂慶生啦。
整整三年了,還是很喜歡很喜歡這個超堅強又超倔強又超厲害的人。

我肯定還是會喜歡到很久很久以後XDDDD
不管怎麼說,還是希望張佳樂能夠很幸福很幸福:)

張樂樂、世界第一號大冠軍,生日快樂哦哦哦哦哦哦哦!!!


01

聽說啊,拿著鈴鐺在東邊的窗子搖三下,就會有天使來實現你的願望。

但有時候,奇蹟其實不需要努力就會發生。

那被稱之為運氣,或者幸運。

 

02天將孫x天使樂

東方的神與西方的神是共存的。

不像人類認為的神靈只有一邊能夠存在,天上地下其實比大家想的還要熱鬧,天使與神明、西方與東方,兩邊的神祇是共存的甚至會互通往來的,就像居住在兩個大陸的鄰居。

不過孫哲平在之前完全沒看過。

天使的模樣往往不合外表年齡,只有在意念產生強烈波動、有強烈需求或者施展法術的時候才會是成人的模樣,出現在孫哲平面前的天使小小一隻軟嫩嫩的,差不多七、八歲孩童的樣子,紅色頭髮束成馬尾鬆鬆的垂在身後,穿在身上的純白袍子也是鬆垮垮的,看上去質料柔軟。

背後的雙翼時不時振了振,純白的羽毛落下。

孫哲平看著來者的翅膀愣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

「你到底在看什麼?」

「……我只是在想,那對翅膀到底是真的還假的。」

孫哲平很誠實地這樣告訴他,東方神祇要飛不是騰雲駕霧就是騎在有翅膀的神獸身上,他從沒見過有人有這樣的構造。

看著挺像雞翅膀。不過孫哲平沒說。

因為小天使已經爆出一聲靠。

「……你們西方神明也會東方人類的話?」

不同地區的神明會跟著自己管區的人民使用不同的語言,但他們基本上都能聽懂彼此的話,就是有些詞彙只有特定地區才會使用,孫哲平才會有點意外。

雖然感覺上很像重點跑偏。

小天使愣了愣,也不知怎麼的很開心地笑起來,「我特別學的,我覺得你們的話聽起來很棒。」

一雙桃花眼睛亮晶晶的特別好看。

反射性要道出口的話卡在喉嚨,不過半晌就忘了要說什麼,孫哲平頓了幾秒,才又問他:「……那你是來這裡幹什麼的?這邊離玉帝那兒遠著的吧。」

通常跑來的外來客都是為了找玉帝,沒道理會在這麼遠的地方碰到。

「我迷路了。」

「……」

「你那是什麼表情,就不許人迷路是不是?」小天使一整個惱羞成怒,粉嫩嫩的臉頰紅通通的,看上去有點忿忿,「不是我要說,你們東方神明真的很不貼心,路建得多又長得像就算了,一個彎拐錯就會通道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這真的很過分!我們西方路雖然也很怪,但至少條條大路通神殿啊!你們真的對外來客很不友善!」

……也沒有這麼過分吧。看著義憤填膺的小天使,孫哲平抽抽嘴角。

不過他很識相地沒有說出口。

小天使哼哼,「……所以說,我怎麼走才能到你們玉帝的大殿?」

「是有一段距離。」孫哲平很誠實:「我覺得你會再迷路一次。」

小天使一臉崩潰。

孫哲平想了想,「你要的話,我其實可以帶你過去,反正我也要到那附近辦點事情。」

小天使眼睛又亮了,「真的?」

「真的。」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形成似笑非笑的弧度,「要嗎?」

「當然要當然要!」小天使點頭如搗蒜,「我叫……嗯、我叫張佳樂,你叫什麼名字?」

報上自己的名字,孫哲平隨口一問:「你怎麼會是東方名?」

「我自己取的。」小天使一臉得意,「我喜歡那個讀音,聽起來很好聽。」

「是不錯。」孫哲平點點頭。

張佳樂小天使笑得比花還要好看。

他們的位置距離天庭確實有一段不遠的路,孫哲平難得充當響導,做得還算稱職。他有事沒事就喜歡到處走,特別喜歡找那種偏僻的小路走,但孫哲平對於這附近的路也有一定的認識,張佳樂問起什麼他基本上都能回答他,還能順便介紹介紹這裡的吃食,聽得張佳樂整個很垂涎。

張佳樂巴巴地看著人,「我也想吃。」

孫哲平拍拍他的腦袋,「你要想吃,等你找完玉帝老頭我再帶你去。」

「真的啊?可是你不是說有事情要去辦?」張佳樂眨巴著桃花眼睛,「不會衝突嗎?」

孫哲平想了想,「其實那也不趕,我改天再用也成。」

張佳樂微微皺眉,隱隱覺得有些不好,「還是你陪我去、我再陪你去,之後再去吃?」

孫哲平自然求之不得。

他巴不得多點時間能和這個天使多相處。

「其實要是今天沒時間,你也可以改天再來找我,我再帶你去吃。」孫哲平狀似隨口一說,不著痕跡地誘惑對東方文化很有興趣的西方天使,「我還知道有很多好吃的,鮮花餅冰糖葫蘆桃花糕過橋米線烤雞玉米棒……」

孫哲平完全是想什麼說什麼,說出來是什麼卻連自己也不知道。

張佳樂什麼都沒吃過但直覺就是很好吃,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我喜歡名字有花的。」

「那成,我們這裡特別多花,還有花酒花茶跟花糖花餅。」孫哲平問他:「想吃吃看嗎?」

張佳樂扒著他的衣服,「大孫帶我啊。」

「你來我就帶你。」

孫哲平拍拍小天使的腦袋,天使背上的翅膀扇啊扇,飄下純白的羽毛。

有時候不用刻意追求,奇蹟就會降臨。

會有天使來見你。

那是一種幸運,也是一種緣分、一種注定。

「聽說你們天使會到人間去實現人類的願望?」

「對啊,不過我已經下去過了。」像是想起曾經在人間的經歷,張佳樂笑起來,「還滿好玩的其實,會讓我們聽見的願望多半是純粹美好的,實現起來沒有想像中的難。」

孫哲平似懂非懂地點頭。

張佳樂看著人偏了偏腦袋,孫哲平身上最醒目的就是他背著的重劍,比腦袋還要高的劍柄上綁著舊舊的劍穗,小天使眨了眨漂亮的桃花眼睛,讓孫哲平停一下。

孫哲平依言止住腳步,再照著對方的話取下從不離身的沉重武器。

張佳樂衝著人笑了笑。

雙手虛捧著舊舊的劍穗,他的雙手漸漸泛起光,白亮的光芒壟罩著老舊的紅色絲線,天使的身上也跟著散發出溫柔的光,精緻可愛的孩童在柔光中長大,待到光芒消失,老舊的劍穗回復成嶄新的模樣,有著精緻而成熟模樣的天使還是衝著人笑。

懸在半空中的孩童站立在地上。

孫哲平愣住了。

「在天上我能使用的力量不多,就當作是給你的謝禮。」

張佳樂笑得一本滿足,他用手在孫哲平的面前揮了揮,又小又軟的手變成成人的大手,纖細的手指頭生得漂亮。

孫哲平下意識抓住他的手。

張佳樂愣了愣,偏著頭不解地看著他,「大孫?」

「……沒事。」

頓了下才鬆開手,孫哲平抓抓頭,道了聲謝把重劍揹回去。

比孫哲平稍矮一些的天使眨眨眼睛,「那個劍穗……是你很重要的人給你的嗎?」

「我娘送我的。」有點意外地看著人,孫哲平如實回答:「已經很久了。」

「看得出來。」張佳樂嘿嘿笑,「你要好好珍惜哦。」

「會的。」孫哲平回答的信誓旦旦。

這是母親送的,也是他給他的第一份禮物。

他會很好很好地珍惜著。

 

03

情緣結緣,有緣有分。

若是能攜手相伴,那便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04編輯孫x月老樂

月老是按照鴛鴦譜上的紀錄來牽紅線,而名冊則是七星娘娘依照天意寫出來的。

人人理當都會綁上這麼一條紅線。

所以在發現竟然有凡人手上沒有紅線時,張佳樂著實驚呆了。

於天理不合的事情放任下去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在天上拉著織女忙活了好久還是找不出原因,張佳樂乾脆上報給天皇老子,誰知道對方看著張佳樂交出來的幾個徒弟還算可靠,竟是把堂堂月老踢下去,美其名曰讓他找出原因,不過到底是不是純粹為了這個理由,也就只有笑得一臉曖昧的老人家知道了。

反正張佳樂是摸不著頭緒的。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這要問你吧。」摘下眼鏡,孫哲平捏了捏鼻樑骨,「都看這麼多天了,沒看出什麼來?」

張佳樂撇撇嘴,「拜託,這麼重大的事情該是這麼容易就能找到原因的嗎。」

孫哲平很冷漠:「我怎麼會知道。」

他覺得能夠接受陌生人自稱他是月老並且收留他的自己已經夠了不起了。

尤其那個自稱月老的人完全沒有既定印象的模樣,留著一頭紅色頭髮不說,還一副社會新鮮人模樣,要不是對方當著他的面變戲法般地玩弄別人的紅線,孫哲平是真的有想把人送進精神病院的衝動──不然警察局也行。

孫哲平校過這麼多奇幻或修仙為題材的小說,可沒想過這些事情真的會在他生命中真的發生。

「不過大孫你工作做完啦?」

「還沒有,不過算告一個段落了。」

捶了捶僵硬的肩膀,孫哲平閉了閉眼睛,過度使用的眼睛有些乾澀,全身都不舒服。

看著對方因為不舒服而不自主皺起來的眉頭,張佳樂皺皺鼻子,忍不住跑到對方身後撥開他的手接替捏肩膀的動作,捏下去就錯愕地瞪大眼睛,「欸大孫你肩膀好硬哦。」

「……工作關係。」

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孫哲平有點僵硬,張佳樂拍拍他的肩膀讓他放鬆,被捏得很舒服的人猶豫了下還是依言垂下肩膀。肩頸傳來的按摩雖然不帶半分技巧,但也足夠讓他放鬆下來,孫哲平乾脆順勢閉目養神,長時間沒閉眼造成的酸澀一下子湧上來。

「編輯都會這樣嗎?」

「差不多吧,算職業病。」孫哲平滿不在乎地這樣說著,「加上最近比較忙。」

張佳樂眨眨眼睛,「怎麼了嗎?」

「出版社最近在辦投稿比賽,要看很多稿件。」孫哲平說著睜開眼睛,螢幕上還是WORD檔案畫面,他微微皺眉,「有的人真的很煩,比賽辦法都不看,活像沒眼睛似的。」

「哦……」似懂非懂地點頭,張佳樂手痠就改用捶的,「不過那種也好吧,直接刪掉就好了。」

孫哲平笑起來,「那倒是。」

肩頸在對方的按摩下漸漸鬆開來,孫哲平稍微舒服了就讓張佳樂收手。按著肩膀轉了轉手臂,他笑著跟人道了聲謝,「對了,你中午想要吃什麼?」

「可以吃蛋糕嗎?」

「……」孫哲平很想打他,「我是說正餐。」

張佳樂垮著臉,不過他想了想,很快又露出期待的表情,「那你可以再做前天那個蛋包飯嗎?」

孫哲平無奈地站起身走去廚房洗手穿圍裙。

他看了這麼多天,還是不覺得張佳樂像個神明。

長年在外頭獨自生活的人練就一手好廚藝,從冰箱翻出食材,孫哲平清洗之後抽出菜刀,切丁的動作又快又俐落,張佳樂就坐在旁邊的餐桌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人聊天,身上套著的、孫哲平寬鬆的舊衣服滑開來露出一大片白嫩的皮膚,毫不在意的人晃著穿著格紋拖鞋的腳,覺得他現在的房東就算只是背影也好看得不得了。

又高又帥人又好,應該要能很幸福才對啊。

不經意注意到孫哲平的動作,張佳樂猛地跳下餐桌,「你是要打蛋嗎?可以讓我試試看嗎!」

孫哲平有些意外地回頭,見張佳樂一臉期待,他無可無不可地點頭,「你來吧。」

張佳樂眉開眼笑地湊過去。

孫哲平已經打了兩顆蛋,張佳樂只剩下最後一顆要打。從來沒做過這件事的人有些點緊張,依照對方的指導以及曾經看過的動作在旁邊敲了敲,蛋殼微微龜裂,他小心翼翼地往兩邊一拉,蛋清跟蛋黃順勢掉入碗中,不含蛋殼。

張佳樂一臉求表揚地看著人。

孫哲平只覺得好笑,忍不住拍拍對方的腦袋,他給了他一雙筷子,「打散吧,一直轉就好。」

張佳樂喜孜孜地點頭。

神明同樣需要用餐,通常吃食和他們轄區的人類吃得差不多,張佳樂也就對沒接觸過的其他文化的食物特別感興趣,尤其是含糖的特別喜歡。和對方相處沒兩天就摸透他的飲食習慣,孫哲平在意識到之前就開始變著法子給他弄特別的東西吃,他說不出個所以然,或許只是因為是喜歡看見那雙漂亮的桃花眼睛亮晶晶的、高興的模樣吧。

張佳樂開心的模樣特別好看。

「大孫你這麼好,怎麼就沒有好姻緣呢……」

「沒有就沒有,反正一個人我也能活得很好。」滿不在乎地這樣說著,孫哲平讓他拿旁邊的番茄醬給他,「你去外面看電視吧,你喜歡的那個節目要播了不是。」

張佳樂愣愣地看著人,轉頭看外面時鐘又回頭來看孫哲平,「……我今天不看了。」

孫哲平瞥了他一眼,「我一個人就夠了。」

「可我想陪你。」

眨巴著桃花眼睛,張佳樂衝著他笑。

孫哲平腦袋一空,一時間想說什麼也不知道,最後還是只能含糊地應了聲。

「……下午我們出去一趟吧。」

「嗯?要做什麼?」

「給你買衣服。」孫哲平瞥了對方露出來的漂亮鎖骨和白嫩嫩的皮膚,不動聲色地又轉回去,鍋鏟熟練地擺弄炒菜鍋裡的飯,他讓張佳樂把其他食材一起倒進來,「你不是還想吃蛋糕,外面的甜食種類很多,看你想吃什麼給你買。」

「大孫你怎麼突然這麼好啊?」張佳樂一臉驚喜,「不過我們買甜點就好啦,我不想買衣服。」

孫哲平皺眉,「你衣服又不合身。」

下到人間的月老穿著孫哲平的舊衣服,他倆身形差一號,加上孫哲平普遍喜歡穿寬鬆的T恤,套在張佳樂身上更是鬆垮垮的。張佳樂拉了拉下滑的衣領,摸摸鼻子擋住臉。

「可是我喜歡啊。」

張佳樂笑笑地這樣說著。

孫哲平愣了愣,耳根一下子就紅了。阻止對方彷彿看見新大陸的新奇模樣,他拿手擋住張佳樂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在掌心撓啊撓,就像柔軟的羽毛在心頭撥弄,孫哲平關掉瓦斯爐的火,覺得心口有火在燃燒。

深吸口氣才放下手,孫哲平投降般地一嘆息,「……喜歡還是要買,你總不能一直不出去吧。」

張佳樂愣了愣,桃花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了,「好啊!那我還是買一件好了!」

「是是是。」

「大孫你真好。」笑呵呵地這樣跟人說著,張佳樂把臉靠在他的肩膀上,「你這麼好,應該要有很好很好的姻緣才對啊,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呢……」

後面的話語模模糊糊的孫哲平聽不清楚,他重新開火,眼角餘光看見張佳樂看著自己的左手。

忽地想到什麼,他問他:「那你的呢,你的紅線……又是跟誰串在一起的?」

「我只看得見人類的紅線,神怪的就看不到。」張佳樂搖搖頭,他的左手握著拳頭,白皙的手指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當然我也看不到自己的。沒有誰能看見自己的命運。」

雖然他有時候也會想,他是不是也注定要和某個人連結在一起的呢。

一條線、一份情,纏纏環繞,終將成緣。

於是白首到老,不離不棄。

他的身邊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嗎?

──孫哲平會有嗎?

有些失神地這樣想著,張佳樂的視線中卻是冒出另一隻手,麥色的大掌包著自己的拳頭,他愣愣地回神,對上孫哲平一雙黑色的眼睛。

那雙眼睛裡有自己的倒影。

「既然看不到就不用想那麼多,順其自然就好。」孫哲平直視著那雙桃花眼睛,手掌的力道緊了三分,「我不在乎有沒有好的姻緣,現在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

有他之後就更好了。

他不用其他人陪著,只有一個最重要的人就好了。

「……這樣你不會寂寞嗎?」

孫哲平對著人揚起嘴角,「認識你一個就夠熱鬧了。」

張佳樂愣了兩秒,「你是說我很吵嗎!」

「從哪裡得出這結論的。」

孫哲平嘖了聲,又拌了拌飯,鍋裡的炒飯已經被他弄得有點焦,眼見這個話題也似乎很難繼續下去,他乾脆自己截斷對話,轉頭專心對付他們倆的午餐。

被無視的人忿忿地看著人,只是盯著孫哲平熟練的動作,那點小脾氣一下子又沒了。

他在孫哲平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勾起嘴角。

他忽然就不想知道為什麼孫哲平會沒有姻緣線了。

張佳樂不想知道孫哲平的命定之人會是誰。一點都不想知道。

可雖然他是不想弄懂,不過在天皇老子派人來壓他回去之前,張佳樂也不打算提早走了。

世上人類有幾億個,但這麼多人當中就只有孫哲平一個的姻緣沒有被天命所記載,這或許是他這個月老與孫哲平之間的緣分,既然他們連這麼艱難的相遇都能達到,那要是還能夠攜手相伴,那就更好了。

他想要陪著這個人,到很久很久以後。

哪怕沒有紅線庇護著,他也想要在漫長的歲月裡,陪著這個人、能有這個人陪伴著。

歲月與共。

 

05

沒有為什麼,就只是因為是他。

所以錯過了還想挽回,遇上了就想抓緊,想要牢牢地握住那個人,永遠永遠不放手。

 

06攝影師孫x上班族樂

新人的婚禮辦得很盛大。

酒席一看就是砸了大錢去辦的,周圍的裝飾貴重又精巧,放在各個地方的相片與投影片中,新郎們微笑相擁的樣子簡直要羨煞旁人。新人開了快一百桌來宴請天南地北的友人,來往賓客或中規中矩地坐在位置上喧嘩、或三五成群地站著聊天,看上去熱熱鬧鬧又甜甜蜜蜜。

坐在角落位置,張佳樂遠遠看著隨著主持人介紹接連進到宴會廳裡的新人,眉眼間全是笑意。

孫哲平好笑地看著人,「你怎麼看起來比新郎他爸還高興啊?」

「這叫做祝福好嗎。」回過頭給了人一個白眼,張佳樂跟他壓低聲音說話:「你不懂。」

孫哲平聳聳肩。他的確不懂。

這對新人是張佳樂湊成的某一組CP,在發喜帖的時候也給了張佳樂一張,說是希望他們的媒人能夠共襄盛舉,張佳樂不置可否,問了孫哲平有沒有空,剛好結束攝影展閒得很的大攝影師就被他家戀人給拖過來了。

孫哲平是一個都不認識,不過見張佳樂高高興興看著新人的模樣,他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吃飯吧。」

「哦。」

在對方的提醒下這才又動起筷子,張佳樂是抱持著回家後再買東西填肚子的心情來吃東西,這場婚宴供應的餐點卻比他想像中還要好,基於禮貌勉強吃了放在平常他肯定不會碰的東西,張佳樂整個眼睛一亮,滿臉都是意外的驚喜。

孫哲平默默地給他夾了一筷子。

來參加婚宴的兩人和新人不算特別熟,自然不會認識新人的朋友。在彼此都沒有心思聊天的狀況下,他們這桌相對要安靜很多,不過整個婚宴的步調相當好,音樂跟整體程序也設計得很棒,到是不會顯得尷尬。

尤其不是只有自己一個。看了眼對面的一家六口,張佳樂有點慶幸地這樣想。

然後偷偷地把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丟到他家攝影師的碗裡。

孫哲平給了他一個白眼。

和新人完全不熟的他們自然參與不到遊戲環節,不過看著也覺得新鮮好玩。最近稍微有在涉略結婚禮儀的張佳樂順手掏出手機在低下偷偷摸摸地記錄優缺點,偶爾和孫哲平說悄悄話,或者拿好笑的微博跟人分享,沒人理也很能自得其樂。

孫哲平一手搭在張佳樂的椅背上,看上去就像把人整個攏在懷裡。

「你們兩個感情挺好的嘛。」

和藹的聲音樂呵呵地說著,孫哲平和張佳樂頓了幾秒才知道是對面的老爺爺在跟他們說話,兩個人對視一眼笑起來,張佳樂摸摸鼻子跟他道了聲謝謝。

老爺爺問他們:「在一起多久了啊?」

「呃。」張佳樂眨眨眼睛,下意識瞥了孫哲平一眼,「兩年多快三年有了吧。」

「哦,那差不多也可以結婚啦?」

「爸,現在人都嘛交往很久才會結婚,兩三年還算短啦。」老爺爺的兒子這樣說著,坐在他旁邊的女人給了他們一個歉意的微笑,「又不認識,你這樣會造成別人困擾。」

老爺爺看上去有些不悅,「只是問問又沒有什麼關係。」

張佳樂連忙打圓場:「是沒有關係。」

沒人理會張佳樂的話,老爺爺跟那對夫妻小聲地爭論起來,旁邊三個小朋友睜著大眼睛不解地看著自家爺爺和爹媽,想了半晌不明白,就又低頭用塑膠叉子擺弄軟軟的食物。

張佳樂表情有點尷尬。孫哲平拍拍他的肩膀。

沒一會兒夫妻倆被不知道哪裡來的女性叫走,得了空的老爺爺又抓著張佳樂說剛才的話題,孫哲平看著張佳樂與老人家相談甚歡的模樣,不知怎麼就脫口而出:「我們打算在明年結婚。」

孫哲平從來不是會主動說這些的人,張佳樂一時間有些訝異。

被投以意外眼光的人只是聳聳肩。

「那好啊,感情穩定了也都協調好了就應該結婚,我看你們倆年紀也不小了。」一臉認真地這樣跟兩人講,老爺爺整個笑得很高興,雖然不明白他是在高興什麼,不過張佳樂還是有點小開心,「小夥子啊,你們也不要怪老人家我說話難聽,結婚之後會面對的事情很多,沒有你們想像中的容易,不管有再多心理準備還是會遇到爭執,不過生氣歸生氣,你們還是要記得當初那種想要跟這個人攜手下去的感覺啊。」

語重心長的話語不像這個年紀的人會給的囑咐,張佳樂卻仍舊心暖暖的。

笑著對人點點頭,張佳樂高高興興地道謝,順手還拿公筷給根本不認識的老爺爺夾了菜,轉過頭看著人,他衝著孫哲平眨眨眼睛。

桃花眼睛裡的笑意滿滿的,孫哲平一時間有點想湊過去親親他。

等到夫妻倆回來的時,餐桌上的話題已經說到孫哲平跟張佳樂的職業,而由於新郎雙方同性別,兩人不需要像異性伴侶那樣分成女性與男性友人環節,婚宴上的遊戲環節結束的意外的早,根本沒時間吃飯的主持人站在台上撥放投影幕、簡單地介紹新人的相處,說是在婚介所認識的畢竟不是太好,在徵求同意後就稍稍修改說詞,不過張佳樂也不是很介意,他的注意力完全都放在新送上來的菜了。

「……可是為什麼全世界的蝦子都要自己剝。」

看著碗裡的超大蝦子,張佳樂有些哀傷。孫哲平簡直不想說話。

不過說歸說,在面對喜歡的食物時,張佳樂還是認命地開始他的剝蝦大業。他的動作不是很快,最主要是努力在外面維持好的修養,要不然在家裡他早就牙齒手指一起上了,好不容易把蝦殼跟蝦子的身體分開來,紅紅的蝦子被他剝得坑坑巴巴的,看上去就不好吃。

張佳樂聊勝於無地夾起來吃掉。好吃。可是怎麼就這麼麻煩呢。

有點欲哭無淚地往第二隻前進,孫哲平的筷子就伸過來把他的蝦子夾走,張佳樂還來不及說話就被回以三隻剝得很漂亮的蝦。張佳樂整個錯愕。

剝蝦剝出好手藝的人用下巴比了比他的碗,「吃啊。」

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

不過他在孫哲平抬頭去看台上的表演時,偷偷地把對方來不及剝的蝦拿回來,手把手又剝了亂七八糟的一隻給他。

主辦方節奏抓的好,食物也好吃,一整個宴會下來算是賓主盡歡,就是最後敬酒環節等得很煩,在中間還抽空分別去上了洗手間的兩個人有些浮躁,呈現一種想走又不能走的焦慮,張佳樂見許多人開始走動,氣氛也不像方才那般拘謹,仗著他們是在角落,乾脆整個人黏在孫哲平身上。

孫哲平趁機親親他的額頭。

「張先生,很高興你們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總算輪到他們的時候,張佳樂都快睡著了。

已經和同桌的老爺爺與夫妻檔打過招呼,小新人興高采烈地這樣說著,兩個新郎和家屬看上去都有點醉了,新人臉上如出一轍的笑容看上去特別傻,張佳樂那點睡不著的不滿也沒了,樂呵呵地跟人打了招呼,他讓孫哲平拿柳橙汁、自己喝紅酒,兩個人高高興興地跟新人敬酒。

沒見過孫哲平的其中一個新郎忍不住問道:「這位是?」

「我男朋友。」

張佳樂笑得跟人一樣傻。

有些意外對方的回答,不過新人也不過愣一秒就笑起來,新郎二號想了想,追問道:「是那位攝影師嗎?好像有聽其他先生稍微提過。」

「欸你知道啊。」張佳樂訝異地眨眨眼,「就是他,我們公司有些活動的照片也是他拍的。」

孫哲平湊過去伸手,「孫哲平。」

順勢跟著人握手,新郎一號跟二號又朝人敬酒,孫哲平以果汁替代了。

張佳樂看著雙方想了想,「要不讓大孫給你們拍張照?之後我再傳到你們的信箱。」

問過雙方意見達成共識後,孫哲平從包裡翻出不離身的相機。熟練地做為調整,孫哲平挑了個合適的位置幫新人拍照,也不知道是結婚照的遺毒太深還是本身就很常照相,兩個新人的表情跟姿勢擺得很好,孫哲平看著忍不住多拍兩張,很滿意。

光看著畫面就能感受到兩人的好心情。

再次給予祝福後,新人跟被丈人們就往下一桌走,孫哲平跟張佳樂又待了會兒才離開,他們出場的時間算早,不過陸陸續續都有人出來,倒也不算突兀。並肩離開婚宴場、走出會館,冷風打在臉上讓兩人反射性打了個哆嗦。

孫哲平順勢牽起張佳樂的手。張佳樂衝著人笑。

來時他們便是開車,張佳樂雖然是個路痴,但孫哲平的認路能力好,他完全放心地跟著人往他們的車子走去,他對周圍的路只覺得熟悉,可要他自己走去停車場肯定是辦不到的。

所以說,有這個人真好。

張佳樂這樣想著,下意識握緊孫哲平的手。

感覺到掌心的力量,孫哲平回頭問了句怎麼了,張佳樂只是笑著搖頭,或許是真的心情很好,他拉著人低下頭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飛快地交換一個親吻。

情緒跟環境或許是真的能夠影響人。參加完婚禮就特別想和戀人接吻的張佳樂想。

「我們回家吧。」

孫哲平挑著眉不解地看著人,不過看張佳樂樂呵呵的小模樣,他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口。拉著人來到車子旁,他開了門鎖和張佳樂先後上車,副駕駛座放著抱枕和毛毯,座椅的角度有些奇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特別調過的痕跡。

是張佳樂的專屬位置。

「你剛剛在婚禮上有吃飽嗎?」打著方向盤隨口這樣問著,孫哲平直到車子駛出停車場才拉上安全帶,「沒吃飽看要不要去買什麼,帶回家去吃。」

「我七分吧,你呢?」張佳樂調整收音機,「我看你好像沒什麼吃。」

「有點餓。」忍不住瞥了人一眼,孫哲平微笑,「你說要吃什麼?」

「沒有很餓的話看要不要滷味就好,不然這麼晚了怕積食。」

「那就走吧。」

孫哲平還是習慣地一點異議都沒有。他是真的不太在意這些。

張佳樂看著開車的人的側臉又低下頭去看他左手上的銀色戒指,嘴角忍不住揚起來。

什麼都好、真好。

 

07

愛情要的不過如此。

甜甜蜜蜜,平平靜靜。

 

08總裁孫x甜點師樂

孫總裁自從有了家室之後,總是盡量減少把工作帶回家或者去加班的機會。

他家甜點師傅的上班時間比他這個大老闆更能看自己心情,張佳樂的店一向都是十點開張、七點收工,不過在發現孫哲平這樣會有點趕──趕著回家跟他吃飯──他就把時間拉長到八點,假日開張與否原先是看他高興,但在百花二樓打通、生意越發好之後,他就改成六日也開張,不過通常只會在店裡待半天、甚至更短。

誰叫他平日就沒什麼時間能跟他家大總裁相處啦。

孫哲平在這段時間不是跟著張佳樂一起到店裡,就是做那些實在趕不及的工作,最近倒是多了一個研究食譜的新作業可以做──雖然張佳樂開得只是甜點店,但家裡的吃食一向也由他負責,不過在看過幾次對方把自己煮的食物吃完後,孫哲平漸漸起了學料理的興趣。

張佳樂對此不表達意見,只會在孫哲平練習地時候很期待地看著人。

「大孫我發現你也是滿有慧根的耶。」

孫哲平不置可否,暗爽在心。

張佳樂樂不可支。

早上上班時間一過,張佳樂就把店扔給他們家越來越可靠的正職員工,搭上不久前回公司一趟、回來順路載他的他家戀人的車。兩個人見時間差不多,商量一下決定到市場買點菜,回家驗收孫哲平這陣子的成果。

真心覺得把車開進菜市場的行為很不道德,張佳樂強烈要求孫哲平把車停回去停車位,本身也贊同這樣做法的人乖乖照做,下了車再和他徒步往離住家不遠的市場前進。兩個男人並肩走在路上的模樣縱然平常,不過在雙方顏值和身高都超乎水準的狀況下,竟是吸引不少人目光,不經意注意到的孫哲平嘖了聲,可他還沒來得及做什麼,旁邊的張佳樂先一步往他靠近,一手搭在他的肩上。

注意到孫哲平視線,張佳樂不高興地哼哼。

孫哲平一下子心情就好了。

勾著肩走路的姿勢畢竟不方便,兩個人心裡的疙瘩過去了也就放下來,他們在分開的時候不經意地瞥了眼,都在彼此眼中看見笑意。孫哲平跟張佳樂一起來菜市場的次數多,兩個人一進去就筆直地往固定的攤位走去,在一堆婆婆媽媽當中兩個大男人身影格外突兀,只是其他攤販多看幾次也習慣了,幾個熟得甚至還拉著比較健談的張佳樂聊兩句。

「現在的蘋果特別甜耶,很便宜的,小張你跟小孫買兩顆不?」

「先不要啦大叔,我們要先買午餐的菜。」

笑著和大叔告別,張佳樂拉著孫哲平跑到菜販前面,熟悉的大媽剛好在招呼其他人,孫哲平和張佳樂樂得清閒,站在一堆菜前面討論著午餐的菜色。

張佳樂想了想,「欸不然這樣,反正午餐是你煮就你買、我去買明後天的菜,怎麼樣?」

孫哲平稍稍思考了下,勉為其難地點頭。

分著兩頭選擇不同時間的蔬菜,等到兩人都選好後再會合統整,同樣的食物被張佳樂放回去換成其他種類,這樣又折騰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挑好交給菜販。跟兩人很熟的大媽笑呵呵地沒說什麼,秤斤論兩地好一通計算,將蔬菜打包好的時候順手給他們塞了兩把蔥。

張佳樂嘴甜得跟什麼似的把大媽胡亂誇一通,殺了價還得到一條特別漂亮的紅蘿蔔。

張佳樂很得意。

又去其他攤販那邊簡單買了點魚肉水果,等到離開市場的時候,車輛都比原先的要少很多。孫哲平和張佳樂各提一點東西往回家路上走,張佳樂閒著沒事乾脆從食材去猜孫哲平要煮什麼,萬分期待的模樣讓原本沒覺得有什麼的人莫名緊張起來,長這麼大還真沒擔心幾次的人很無奈,實在忍不住抓著罪魁禍首揉腦袋。

張佳樂大怒,「就說了不要亂摸我的腦袋!會變矮!」

孫哲平很直接:「你也長不高了。」

張佳樂拒絕和比他高的人說話。

回到家的時候自然是直奔廚房,張佳樂熟練地把食物分門別類放好,要煮的東西則在孫哲平的指示下一一拿出來。光看對方的食材和根據他對孫哲平的了解,張佳樂很快就猜到他要煮什麼,只是看孫哲平如臨大敵的模樣,他也沒有繼續跟他鬧。

幫著孫哲平穿上圍裙,張佳樂盤腿坐在他們的飯桌座位上,桌面上放一排的食材。

孫哲平微微皺眉,「這又沒什麼,你還不如出去看電視好了。」

「我就想在裡面。」張佳樂笑瞇瞇地撐著臉頰,「你又不是第一次煮飯,忽視我就好啦。」

孫哲平說不過他只得妥協。

孫哲平確實不是第一次下廚,被張佳樂胡搞瞎搞之後的緊張在幾個動作進行後漸漸平復下來,他的動作和張佳樂這個長年待廚房的人比肯定要生疏很多,張佳樂遠遠看著卻覺得好得不得了,和當初那個洗個碗都要他教的人相比,現在會自己煮出蛋花湯的孫哲平簡直不能更棒。

他家大總裁果然就是不一樣。張佳樂喜孜孜的。

看人煮飯確實不算有趣,加上張佳樂早上還一通勞動肚子正餓著,但他寧願忍著也不肯先去碰外頭的糖果餅乾,好不容易等到孫哲平把菜放上桌就先偷吃個兩口,被逮個正著的時候便睜著無辜的桃花眼睛看人,表情要說多誠懇就有多誠懇。

孫哲平好氣又好笑,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他嘴裡。

張佳樂滿意地嚼嚼嚼,比了個讚。

孫哲平心滿意足地繼續弄他的下一道菜。

努力加快速度的人比預期的要早把四菜一湯放上桌,有兩道菜被張佳樂偷吃看上去有點醜,其他看上去都是好的。張佳樂赤著腳跑出去拿手機拍照放微博,也不管他朋友會有什麼回覆,PO上去之後就把手機扔一邊,拿了筷子朝著食物進攻。

張佳樂滿臉都是燦賞,「大孫你真的超有慧根!果然我這個師父教得好!」

孫哲平的高興瞬間變成哭笑不得,「好好好,你教得真好。」

張佳樂高興地給他餵一筷子的菜,鹹度適中,味道剛好,嚐起來就是最好的家常菜。

是孫哲平最喜歡的味道。

兩個人黏糊糊地你吃一口我餵一口的吃完午餐,不喜歡洗碗的張佳樂仍是接下清潔工作,乖乖地依照公平原則要去清洗。

孫哲平看著他穿上圍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下意識拉住他。

張佳樂的手還背在身後,一臉不解,「幹嘛?」

孫哲平想了想,「我想吃麵包。」

「啊?」張佳樂眨眨眼睛,「麵包外面有啊。」

「我想吃你做的。」孫哲平抽抽嘴角,「不然蛋糕也可以。感覺很久沒吃了。」

於是清潔工作又落回到孫哲平手上,張佳樂去做甜點。

麵包需要的材料家裡沒有,蛋糕也有點缺,不過餅乾倒是完整。張佳樂徵求不愛吃甜食的人的同意後決定改做不甜的餅乾──當然他還是會做甜的,吃不甜的他會瘋掉──然後稍微思考下,張佳樂主動提出碗一起洗的想法。

孫哲平有些意外,不過還是答應下來,於是張佳樂刷碗、孫哲平沖碗,皆大歡喜。

孫哲平跟張佳樂都很滿意。

把原先使用的器皿整理過後,張佳樂這才拿出餅乾要使用的材料。他對甜點的做法熟爛於心,根本不需要查詢任何資料,見孫哲平似乎要效法自己那樣陪著也沒有意見,順手還會把比較簡單的工作扔給他做,黏糊糊的麵團看上去有點噁,張佳樂沾了一手指抹到孫哲平鼻子上。

幼稚的人大笑不止。

孫哲平笑著把鼻尖上的麵糰全蹭倒張佳樂的臉頰上。

笑笑鬧鬧地完成一系列的工作,剩下的就只有等待烤箱了。將桌面和器皿大概收拾過,張佳樂估算了下時間,乾脆拉著孫哲平去曬衣服。早上扔進洗衣機裡的兩人的衣服早就洗好,他們就分頭工作,從曬衣棍的兩端分別把衣服掛過來,當把一整個洗衣機裡的衣服曬好,烤箱裡的餅乾也差不多好了。

張佳樂很得意,「我覺得我算的真準。」

孫哲平無條件的是是是好好好。

接下來的裝飾工作還是兩個人一起玩,孫哲平的餅乾為了把糖分降到最低,張佳樂乾脆不去動那一部分,拉著孫哲平給他自己的餅乾灑糖粉放碎巧克力什麼的,他是放多少都不會膩,反而是孫哲平皺著眉頭囑咐他不要弄太甜。

張佳樂哼哼唧唧不開心,可最後還是少開了一包砂糖。

孫哲平鬆口氣。

布置好餅乾,張佳樂額外泡了咖啡和紅茶,背著孫哲平放了自己滿意的砂糖數量,他搬著東西一起拿到客廳。先一步出來的孫哲平很有自覺地收拾桌面,這幾天兩個人都很忙,桌子呈現一種凌亂的狀態,平常的張佳樂不會在乎,但等到吃甜食的時候就會分外介意。

磨合過後的孫哲平很了解,就像張佳樂同樣了解他。

把兩人分的下午茶拍下來,經過一番折騰又有點餓的兩個人一邊看電影一邊吃下午茶,張佳樂懶懶地靠在孫哲平的身上,他家男人的手習慣性搭在他的腰上,是兩人經過無數調整後找到的在沙發上最舒服的位置。

忽然想到什麼,張佳樂問他:「餅乾會太甜嗎?」

叼著餅乾的孫哲平愣了愣,笑著搖了搖頭,「我喜歡這次的,不甜,很好吃。」

張佳樂一下子就滿意了。

衝著人勾起笑,張佳樂把孫哲平的腦袋壓下來、他自己也湊上去,交換一個帶著甜味的親吻。

有著餅乾的甜,還有著愛情的甜。

 

09

生活求的也不過就是如此。

不用大富大貴,無須轟轟烈烈,只要有那麼一個人願意陪著你走在大街上,不顧忌旁人的目光,不擔憂周遭的眼神,他會牽著你的手,或許聊著工作,或許討論物價,或許爭執晚餐的內容,說來繞去盡是些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小事。

只有牽著的手不會鬆開。

 

10

天將孫x月老樂《情緣》

擔任天將的孫哲平給他的月老煮了碗長壽麵。

「生辰快樂。」

編輯孫x天使樂《As You Wish》

張佳樂小天使打開門,發現孫哲平手上不只拿著筆記型電腦,還有一個蛋糕的紙袋。

「我記得你今天生日吧。」

總裁孫x上班族樂《Loved,Loves,Loving》

一下飛機拿好行李,孫哲平朝著他家小助理扔了句有事沒事今天都別來煩我,總是從容不迫地人就踩著急匆匆的步伐朝著外頭衝出去,甚至給助理一句司機等在外面的時間都沒有。

外面一片黑暗,坐在差點擦身而過的車子裡,孫哲平打開手機輸入簡訊:「樂樂、生日快樂。」

明天還要上班的張佳樂秒回一句路上小心。

-攝影師孫x甜點師樂《甜言蜜語》

張佳樂的生日蛋糕是自己做的。

不過他很滿意孫哲平用他們倆的照片做出來的相簿跟電子相冊。

那裡面有無數的他們。

之後還會添上更多更多的他們。

评论(12)
热度(29)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