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掰掰

*發現六月到現在都沒更,忍不住拿噗浪的隨筆混更

*隨筆隨了三千字我也是很醉

*最後硬要讓兩個人談戀愛

*也許不是很雙花的雙花((((

*只是隨筆混更而已......

*名字亂取的


孫哲平偶爾會在公交車上聽音樂或滑手機。

五點半多的公車上人往往很多,沙丁魚似的,今天卻是出奇的少,他慢悠悠上車前還疑惑一秒,不過人少仍然不等於一定會有位置,他便隨便找了個竿子靠上去,點開進行到一半的遊戲。

他一向不玩益智遊戲,燒腦又煩人,卻是相當熱衷於追求速度或反應力的類型。螢幕上的小人跳得很嗨,控制他的拇指同樣活躍,孫哲平聚精會神的時候往往不會注意到其他的聲音,這都是他事後才發現的,不過大概給歸功於今天的車上人真的太少,一點點細微的聲音都會被放大。

尤其是小孩的叫聲。

遊戲中的小人因為這一瞬間的錯愕差點死在迎面而來的箱子,孫哲平靈巧地一閃避,緊急彌補這樣的失誤,順手切了暫停,循著聲音看過去才發現那個不斷發出咿咿呀呀叫聲的小孩就在自己的腰側、他靠著的竿子旁邊的座位,隔著板子他看不到抱著小孩的大人模樣,倒是把小胖孩的臉看得清清楚楚。

頂著有點剪壞的西瓜皮造型,小孩的臉肥嘟嘟的。

孫哲平的眉梢瞬間一抽,小孩卻是沒有注意到,他和擁抱自己的大人臉貼著臉笑瞇著眼,孫哲平微微側過身,意外發現那竟然是一名男性,雖然留著紅色的長髮還綁在腦後,但那不是一張會讓人誤會的臉。

男人和小孩鼻尖貼著鼻尖笑嘻嘻地,孫哲平無端地心頭一跳。

男人的年紀看著輕,要不是帶著孩子的架式極為熟練,他還想說是不是高中剛畢業。

他很快便收回視線,低下頭點開全黑的螢幕,再次繼續中止的遊戲,揹著一堆負重的小人剛起步,孫哲平忽地感覺到腰邊有什麼東西被拉扯,嚇得他手一抖,遊戲小人還是掛了。

低下頭,是一隻小胖手。

西瓜皮小男孩的胖手穿過竿子伸過來拉他的鑰匙。

孫哲平:「……」

小胖孩的手很小,孫哲平一瞬間有點懷疑有沒有一個硬幣大,看上去軟嫩嫩的,他有點想戳。孫哲平止住自己詭異的慾望,裝作沒看到地別開頭。

螢幕上他的小人還是死翹翹的。

鑰匙被扯動的感覺很明顯,孫哲平偷偷低下頭去看,發現那是他堂妹前幾天來他家時隨手掛上的出國伴手禮,銀閃閃的,剛好掉出他的口袋,很容易吸引小孩的注意。

孫哲平想了想,不著痕跡地湊過去,讓小孩更好把玩。

他一向不會和小孩相處,除了僵著身體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直接導致他的臉僵硬到像是在板著臉。

小孩玩得更歡了。

明顯從鑰匙被拉扯的力量感覺到動靜,孫哲平偷偷低頭,瞥了眼樂陶陶的小孩,忍不住又把視線挪到抱著他的人身上,莫名覺得這人越看越好看。

站在他兩腿之間的小胖孩大約到他的額頭高度,隔著一個大型障礙物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虧得對方有這個耐力,可以一邊抱著小孩一邊滑手機。

孫哲平看了半晌才因為鑰匙更加用力地被拉扯而收回視線。

也不知道這大人什麼時候會注意到他兒子在欺負別人的鑰匙。

然後他感覺到小孩試圖要把他的鑰匙抽出來。

孫哲平:「……」

鬼使神差地,他默默地又湊過去一些。

估計是這回動靜更大,專心在玩手機的男人發現自家小孩的動作,孫哲平眼角餘光看著那個綁著馬尾的男性拍開小胖孩的小胖手,抬起頭衝著他抱歉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

聲音挺好聽的。孫哲平點點頭,「沒事。」

男人低下頭小聲地抓著小孩訓話,低低的聲音帶著幾分刻意裝上的稚氣,孫哲平側過頭,看著車門打開又下了一批人。

原本要搭上二十分鐘的車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快到目的地。

「欸、不可以──」

孫哲平猛地感覺到東西被扯出去的同時聽見帶著警告的聲音,看過去才發現半串鑰匙都要被小胖孩抓出去,他愣了愣,看著男人抓開小男孩的手。

「那是別人的,不可以拿。」

「呀、啊啊!」

小孩的語言是無法理解的第N外語。孫哲平想著,直接把鑰匙取出來摘下那枚鑰匙圈,「沒事,他喜歡就給他吧。」

「不行這樣。」張佳樂沒理他,「這是叔叔的,不是你的,不可以這樣。」

……叔叔。孫哲平抽抽嘴角,這誤會可真大,「不好意思啊,我才大二。」

張佳樂的臉上出現不只一秒的呆滯,他極度錯愕地抬頭看著他,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呃、呃呃,不好意思啊,我不太會認年紀……天哪竟然和我同年……」

後面的嘀咕聲很小,孫哲平卻是精準地捕捉到:「你也大二?」

張佳樂點點頭,「我N大的。」

「巧,我就在你隔壁而已。」

張佳樂想了想,「S大?」

孫哲平點點頭,衝著人上下看了看,忽然挑眉,「我看你也看不出來啊。」

張佳樂迷茫:「什麼?」

「你看起來才高中畢業。」孫哲平聳聳肩,手插著口袋趴在欄杆上,「我還以為這是你弟。」

「這本來就是我弟你以為呢?」張佳樂大怒:「而且我哪裡像高中生!」

「臉。」孫哲平笑:「臉嫩。」

張佳樂衝著他豎起中指。

孫哲平大笑,「給你弟這榜樣好嗎?」

張佳樂把自家弟弟的西瓜皮腦袋直接壓在自己肩上,把中指舉得更高。

孫哲平笑到不行。

「行了行了,就這樣吧。」孫哲平擺擺手,「鑰匙圈就送你弟吧,你給他玩。」

張佳樂卻是搖頭,「別別別,會養成他壞習慣。」

小男孩也不知道聽懂多少,咿咿呀呀地叫起來。

孫哲平聳聳肩,「反正我送出去了,東西你要就拿,不要就算了。」

張佳樂一臉囧,偏偏孫哲平還硬把鑰匙圈塞在小胖孩的手上,那小孩也是古靈精怪一個,一抓到就往嘴巴咬,明明口腔期都不知道過多久了,糊了上頭全是口水,他都不好意思還人家。

張佳樂簡直要瘋。

鬼使神差地,孫哲平開口:「不然這樣吧,你請我吃頓飯就算了結了。」

張佳樂的眉頭瞬間皺在一起。

孫哲平也覺得自己這話很有仙人跳的感覺,想了想,他把自己的學生證抽出來,「看,真的是S大的。」

張佳樂哭笑不得,「誰在意這個。」

「那不然呢?」

不然呢?好像也只能這樣了。張佳樂嘆口氣,「行吧,那我請你吃飯。不過我等下有事,跟你加個微信改天請?」

孫哲平無可無不可,點開微信頁面加了好友,頭貼就是對方的自拍照,孫哲平挑眉,「為什麼是百花繚亂?」

「我高興啊。」張佳樂理所當然地說,「你叫孫哲平啊?」

「嗯。」孫哲平的名字就用本名,一點樂趣都沒有,「你呢?我備註一下。」

「張佳樂,弓長張,人圭佳,快樂的樂。」

「哪個圭啊?」

「兩個土啊。」

孫哲平抽抽嘴角,把名字輸進去確定之後還給人看了看,張佳樂點點頭,看著車子外的景色,他愣了愣,連忙按下下車鈴。

孫哲平瞥了人一眼,「要下車了?」

「對。」張佳樂抱著自家弟弟起身,「謝謝你啦,晚上跟你約。」

「不急。」

張佳樂擺擺手,小孩估計是學著哥哥的動作認真地朝他揮手,軟軟的音調喊著掰掰,聽起來簡直要萌化人。

孫哲平也跟著揮手,「……掰掰。」

「掰、掰掰!」

「嗯。」

「掰掰!」

「掰掰。」

「掰──」

「好了好了別掰了。」張佳樂哭笑不得地打住,回頭看了孫哲平一眼,他忍不住笑起來,「行啦,掰掰。」

孫哲平摸摸鼻子,「……掰掰。」

公交車門打開,孫哲平目送一大一小離去,車門關上,窗戶倒還是能看見兩人的身影,頂著西瓜皮的小男孩衝著他奮力揮手,孫哲平下意識也跟著揮了揮,看見綁著馬尾辮的男性露出大大的笑臉,遠遠地,也衝著他揮揮手。

孫哲平深吸口氣,直到看不見人才對著握成拳的右手吹了口氣。

 

直到張佳樂和孫哲平交往的時間來到半年,中間無數次看到他把自家過來蹭抱的老弟打發走,張佳樂實在忍不住表達他的質疑。

「我一直以為你很喜歡小孩子。」

「嗯?」

隨意地把手打在張佳樂的腰上,孫哲平的目光直盯著播放電影的電視機,另一手從鍋子裡插了一塊西瓜出來,咬了口,覺得挺甜的,手一拐就塞到張佳樂嘴裡。

張佳樂嚼嚼嚼,又張嘴,「還要。」

孫哲平便又插了一塊,先試試甜度,才放到張佳樂嘴裡。

張佳樂連吃三塊才又問:「我以為你很喜歡小孩子。」

孫哲平這才聽清楚張佳樂的問題,疑惑地看了人一眼,「我是不討厭,但沒有到特別喜歡吧。」

「那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怎麼對我弟這麼慷慨?」

「吃醋了?」

張佳樂翻白眼,「我沒這麼無聊。」

孫哲平微微勾著嘴角,「可能是特別投緣吧,那時候覺得你弟滿可愛的,難得想要逗一下。」

事實上孫哲平對於親戚家的小胖丁們基本上也不會太熱情,雖然湊過來的時候不會拒絕,但玩沒兩分鐘就沒了興致,往往都是放著小孩在他身上打滾,是屬於只要有勇氣靠近他的小孩子不會特別喜歡但是也不會討厭的大玩偶,並不會看到小孩就兩眼放光。

張佳樂哦了聲。

孫哲平笑了笑,伸手把本來就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又往懷裡拉了拉,「小孩挺好抱的對吧。」

「因為肉肉的吧?我也覺得。」張佳樂笑起來,伸手戳戳他的額頭,「不過你會讓你親戚家小孩在你身上打滾,應該不是因為這個吧?」

只是懶得把小孩拖走。孫哲平笑。

他又餵了一塊西瓜到張佳樂嘴裡,親親他的嘴角吻走西瓜汁,孫哲平微微笑。

「不過我覺得你最好抱。」

「……靠!」張佳樂咬了口他的鼻尖,伸手摟住他的脖子湊過去和孫哲平接吻,勾著他的舌頭晃了一圈,嘴唇貼著嘴唇說話:「你這個行為叫耍流氓你知道嗎,孫哲平同志。」

「我怎麼覺得你也不惶多讓?」

舌頭沿著張佳樂的唇形畫過一圈,孫哲平低低笑,一手摟著他的腰,另一手捏著張佳樂的下巴,被箝制動作的人哼哼兩聲,一翻身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他身上。

「還會覺得我好抱嗎?」

「特別的。」孫哲平說。

張佳樂靠著他的額頭笑起來,湊過去又和他交換一個吻。

   
评论(12)
热度(61)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