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喻黃】馬上就來,等我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短短的

*有點不知所云。這題目真的好難QAQ

*所有錯誤的文州都修正啦!感謝捉蟲的小玥以及忍耐錯字的大家><


馬上就來,等我

黃少天一生中罵髒話的次數不盡其數,但這肯定是他最想罵的一次。

但偏偏他只能很用力地撐著微笑然後再微笑。

安靜持續小段時間,喻家媽媽輕輕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女性的動作相當端莊,可以看出來喻文州那融進骨子裡的優雅多半是她教出來的。嘴角的弧度也和喻文州有七分相像,女性對著黃少天勾勒出溫柔的微笑,偏偏那笑容反而比惡狠狠的表情更讓他頭皮發麻。

喻母連聲音都很溫和:「你和我們文州交往多久了呢?」

「是、是的,呃……」

被對方的問句猛地嚇了跳還差點咬到舌頭,黃少天硬著頭皮回答她過完三月就滿五年了,從小到大都沒有坐這麼正的人腰桿挺直、兩手規規矩矩地放在大腿上,完全是優良初中生的模樣,隨便拎個狐群狗黨過來肯定會揪著他一通嘲笑。

平時張口就能幾百字的人現在愣是說不出什麼來,這景象簡直百年一見。

黃少天現在只想哭。

「別緊張,我就是有點好奇你是個怎樣的人才會過來看看,並沒有別的意思。」溫和地安撫著黃少天,喻母身上不是家庭主婦的感覺,卻也不是女強人的強勢,她的氣質裡帶著點文人的清高,黃少天胡思亂想著,大概像他家文州、張新杰跟王杰希的結合體,「我可以叫你少天嗎?」

黃少天誠惶誠恐地點頭。

喻母又笑起來,「少天,你和文州認識多久了呢?」

「我跟隊長、呃……我跟文州是在籃球隊上認識的,他一直是我的隊長我就習慣這樣叫了,我們認識到現在也快七年了,是之後才在一起的。」

很努力地克制說話的速度,也不知道要怎麼說才能給自己刷好感分,黃少天的表情有點糾結。

文州他老母應該不會想知道是誰告白這種事情吧?

話說隊長怎麼還不來啊?

說句實話,喻家的母親沒有想像中見到兒子男友的咄咄逼人,也沒有讓人不舒服的鄙夷,但或許是心理作用的影響太大,饒是喻母全程帶著笑容又口吻溫和,黃少天仍舊不安到腦袋的毛好像都要掉光似的,他後來想想可能和他拐走人家兒子也有一部份的關係吧。

但就算他真的有錯,老天也不用一次給他來這麼大吧!

「所以我說文州隊長你到底在哪裡啊啊啊啊,我我我真的要撐不住了,你媽真的是太可怕了。」打著廁所的名號偷跑到外頭來講電話,黃少天貼著牆壁緊抓著手機,在整個人都不好的狀況下語速飛快,可縱然很抓狂,他的聲音卻是下意識壓得低低的,以免惹來旁人外加一個喻媽媽側目,「你媽的段數太高了真的要OT了啊啊啊啊。」

「少天冷靜點,我再五分鐘就到了。」喻文州被人搞得有些無奈,「我馬上就來,你等等我。」

溫柔的聲音一下子就讓黃少天冷靜下來,剛才還緊張地要出去跑圈的人萎下來,他的腦袋貼在牆壁上轉了轉,只覺得文州好蘇跟文州好棒,「……還是算了,我覺得我應該還能撐一下,隊長你開車開慢點注意安全啊,這陣子車禍什麼的特別多,不要趕時間就忽略了。」

喻文州笑起來,「我知道了。」

黃少天點點頭又說了幾句便掛上電話。

雖然從男朋友那裡得到勇氣加持,可一直起身想起等下要面對的戰況,黃少天又覺得胃痛。他想大概是文州人真的太好,就這麼被自己拐走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才想要給自己使壞吧──但是他是不會放棄的。這樣想著的人握了握拳頭,做了兩個深呼吸後起身回到包廂,一打開門就見到喻文州母親溫和的笑臉,黃少天又覺得自己的腿肚子在抖。

這簡直比鴻門宴還可怕。

「回來了?」喻母衝著人點點頭,「你不在的時候剛好菜都上齊了,來吃吧?」

黃少天連忙點點頭,乖乖地走過去坐在位置上。

看著黃少天有問有答、基本上又是乖巧的模樣,原本在兒子提過之後就很滿意的喻母更是一點意見也沒有,比起喻文州溫和的模樣,黃少天聽話的樣子更得她疼,親眼鑑定越發滿意的喻母笑得那叫一個溫柔,黃少天咬著筷子看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桌上的食物起了作用,他總覺得喻母沒有原先那麼可怕了。

果然有他家隊長加持過就是不一樣。

黃少天喜孜孜地這樣想著,門上正巧傳來敲門聲,喻母提高聲音喊了聲進來,就見侍者領著風塵僕僕的喻文州出現在門後面。這才想到自己忘記跟喻母提的黃少天下意識一僵,忍不住用眼角餘光去看她。

喻母的臉上卻是半點驚訝也沒有,「來了。」

喻文州謝過服務生,關上門的時候點點頭,「媽。不是說了我假日就會帶少天回去嗎?」

原本就覺得奇怪的黃少天反射性地瞪大眼睛去看人,隊長你沒說啊?

喻文州衝著人笑了笑,他安撫性地握住黃少天的手沒有說話。

「看看你,要等你真的帶少天回來,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沒有錯過兩人的互動,喻母不高興地哼了聲,轉頭看向黃少天時,她的態度卻是又一百八十度大變化:「少天啊,改天有時間讓文州帶你回家給他爸看看吧。」

黃少天眨眨眼睛,縱然有些摸不著頭緒,但這句話他還是懂得,「好……」

「好乖。」喻母滿意地笑了笑,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黃少天的碗裡,衝著兒子說話的語氣帶著幾分不滿:「吃了沒,沒吃的話讓人添附碗筷。」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知道了。」

在喻文州張羅自己碗筷的同時,黃少天算是漸漸回神了,眼看喻母似乎對自己印象不差,喻家的家長算是過一關過去,黃少天心情大好,連帶笑容也多了幾分,「伯母您多吃點,這裡的菜都很好吃的,還有助於養顏美容哦。」

喻母樂不可支地給人夾菜,「好好好,少天你也多吃。」

回到包廂的喻文州看著兩人的互動只覺得好笑,可總歸一句話還是好的,他忍不住伸手握住黃少天的手,給了他一個溫和的笑。

黃少天回給他一個更高興的笑臉。


   
评论(2)
热度(69)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