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留下來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我、終、於、寫、完、了!!!!!!!

*這次有稍微長一點XDDDD

*下面有放個小目錄,這次就不另外做了。

下來

那是很溫柔的音樂。

鋼琴與小提琴的樂音和會場的水晶音樂很好地揉合在一起,穿著西裝的人認真彈奏三角鋼琴,鎂光燈打在身上,半關著燈的大演講廳裡,彈琴的少年與旁邊站著演奏小提琴的少女互相襯托,美的就像一幅畫,吸引禮堂的人目光駐足。

靠在角落的牆壁靜靜地看著,王杰希閉了閉眼睛,默不作聲地往外頭走去。

演講堂的外頭是經過美化的綠化帶,為了今天的聖誕晚會,從門口到會場內都有很好的布置。禮堂裡開著暖氣,空間密閉人又多,王杰希待久了總覺得有點頭暈目眩,揉了揉不舒服的額角,難受想吐的人離開熱鬧的禮堂,繞著會場走一圈,他來到後方的停車場。

停車場裡依稀能聽見美好的樂音。

外頭很冷,王杰希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帶出霧氣,他的鼻子和臉頰被凍得有點紅紅的,只是外頭流動的空氣著實比裡面要好很多,王杰希寧願冷也不願意回去那個空間。他把手放在口袋裡,有些慶幸學校強制規定穿正式服裝,三層西裝搭在身上,他其實不算特別冷。

天黑黑的。

「氣象預報說會下雪。」

抬著頭看著天空卻是聽見另一人的聲音,王杰希下意識看過去,原先還在禮堂裡演奏的鋼琴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他衝著自己勾著嘴角,臉上的笑容很是溫和。

王杰希眨眨眼睛,說話之間又是一口白煙,「你怎麼出來了?」

「彈完當然就出來了。」方士謙這樣說著,大步走上前把王杰希拉到懷裡,他們身高差不多,方士謙彎著脖子把臉塞進王杰希的頸間蹭了蹭,聲音好不委屈:「我特地上台表演給你看呢,結果一抬頭你就跑了,我彈得不好聽啊?」

古典鋼琴的第一把交椅這樣講,估計整個音樂學校的老師都要跳腳。王杰希的眼底染上笑意,他伸手拍拍方士謙的背脊,哄著刻意裝可憐給他看的人:「外面也聽得到,我有在聽。」

方士謙哼哼,「又看不到臉。」

王杰希哭笑不得,不想去探究是誰看不到誰的臉,「禮堂空氣不好,我有點想吐。」

方士謙一聽登時緊張了,「那現在呢?還好嗎?」

「外頭的空氣好很多了。」王杰希點點頭,忍不住用臉頰蹭了蹭方士謙的腦袋,他的身上總有一股淡淡的香氣,聞起來讓人既放鬆又安心,「……你出來好嗎?」

方士謙哼哼唧唧:「管他的呢。」

王杰希頓了頓,想明白了也跟著笑。的確是管他的呢。

他們之間都沒剩多少時間可以這樣面對面地膩歪在一起,誰還有心情管那些老師的想法呢。

聖誕過後,方士謙就要出發去維也納了。

這是早就安排在行程上的事情,沒有人能忽視這個由大師親自教導的機會帶來的好處,就連方士謙自己也不能,所以在經過長時間的思考之後,他最終還是接下奧地利著名的鋼琴大師拋出的橄欖枝。
王杰希在知道這個結果時,只有一聲嗯。
他沒有叫他留下來。
王杰希向來比方士謙要來得冷靜而理智,他甚至想過要是方士謙敢拒絕就完蛋了,幸好最終他沒有讓王杰希失望──他不希望他們的愛情綁住方士謙的手腳。那不是王杰希想看到的。
只是方士謙選擇離開、王杰希沒有挽留,都不代表他們不在乎。

「我走了之後杰希你可不能到處拈花惹草啊,我還是看著你的。」側過頭在王杰希的臉頰上咬了口,方士謙咬牙切齒的語句在他的動作下卻顯得有幾分可憐,「我知道你們班上那誰、隔壁班的那誰那誰跟那誰都喜歡你,不要趁我不在的時候隨便被人勾搭啊。」

王杰希暗暗翻白眼,這人到底覺得自己有多搶手,「你想太多了。」

方士謙覺得冤爆了,真心想告訴他是他想太少了,整個學校喜歡他家杰希的人多到爆炸,要不是自己出手夠快加上王杰希夠遲鈍,他現在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哭呢。

想著他半夜都會嚇醒。

「總之你可不能忘記我的存在啊!」

「是是是。」

被敷衍的方士謙又不高興了,「你就不會擔心我的貞操安危嗎?」

王杰希簡直不知道要說什麼,「我擔心這個幹嘛?」

方士謙覺得自己備受侮辱,「喂喂喂,你男人我也是很多人喜歡的好嗎--」

「但是你喜歡我啊。」

原本還張牙舞爪的人頓時愣住。

王杰希看著方士謙好看的臉龐,他微微瞇起大小不一的眼睛,長期演奏大提琴而略帶薄繭的手輕輕拂過他的臉,王杰希對著人微笑,被戲稱為大小眼的眼眸承載漫天星辰。

他偏偏頭告訴他:「有很多人喜歡你又怎樣,你喜歡我啊。」

王杰希一直都知道方士謙很受歡迎,不管是因為優良的外表、開朗的個性還是他純熟的技藝,可縱然有千千萬萬個人喜歡他,方士謙喜歡的人還是王杰希。

只要他喜歡自己,王杰希都能告訴自己不要在意。

方士謙:「……」

這死傢伙怎麼可以這麼招人呢?

用力地把人按在懷裡,方士謙壓著王杰希的後腦又紮著他的腰讓對方動彈不得,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喘氣之間冒出片片白霧,王杰希能看見的卻只有方士謙通紅的耳朵。

他忍不住笑起來,雙手環住方士謙的腰。

他聽見他喜歡的人在他身邊委屈地說:「……怎麼辦,我真的好想把你打包帶走。」

想到整整兩年看不到懷裡的這個人,方士謙就覺得難受。

他甚至連一秒鐘都不想跟他分開。

王杰希頓了頓,偏過頭蹭蹭他的腦袋,「……我申請去德國了。」

「……什麼?」

「我申請去德國了。」知道對方剛才沒聽清楚,王杰希又重複次,「結果最快三月會下來,九月出發,雖然林學長跟我說通過的機率十之八九,但我原本想要等確定之後再告訴你的。」

方士謙愣愣地鬆開人,還有點無法反應,「所以……?」

王杰希聳聳肩,「我想慕尼黑到維也納的距離應該會比這裡到維也納來得近。」

理解過來的方士謙第一個反應就是用力親過去,他的手很大,捧著王杰希臉的手掌充滿力量,情緒受到刺激的人親吻帶著幾分侵略性,難得地連牙齒都用上了,他變著角度要讓王杰希的口腔充滿他自己的味道,來不及吞下的唾液才流出去就被舔掉,王杰希的腦袋暈呼呼地,原先還能跟上他的腳步,只是在上顎被舔到之後,瞬間腳軟的人只能攀著方士謙的脖子單方面地承受。

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方士謙的存在是清晰的。

捧著他的臉頰和人抵著額頭,方士謙的呼吸比王杰希還要急促,他卻仍是意猶未盡地一下一下啄吻被他吻腫的嘴唇,眼底與動作都帶著眷戀,他的眼睛殷紅一片,看著王杰希的眼神卻比誰都要溫柔。

滿滿都是愛情。

「我在維也納等你。」

王杰希笑起來,主動給了他一個親吻,「好。」

又交換一個甜膩而繾綣的吻後,王杰希才強迫把方士謙從自己身上撕下來,方士謙作為他們學校裡少數幾個被大師欽點直接帶到國外的人,無非是今天這場晚會老師們眼中的香餑餑,他們出來的時間畢竟太長,再待下去搞不好就有人找過來了。

知道對方在顧慮什麼,方士謙委屈地正想抗議,忽地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在腦袋上,他下意識跟王杰希一起抬頭,只見靄靄白雪慢慢地從天空落下來,點點的,像是雨又像是星星的碎片。

王杰希愣愣地眨眨眼睛,「……下雪了。」

「真好,這樣才有聖誕的感覺。」方士謙笑起來,「既然都下雪了,就留下來吧。」

王杰希:「?」

他實在聽不出這有什麼前後關係。

方士謙笑嘻嘻地握住王杰希的手,彈鋼琴的手和拉大提琴的手十指緊扣。

「反正都下雪了,就留下來,不要回去禮堂吧。」方士謙笑著又說了次,抓著王杰希的手放到自己的腰側上,「跟我跳支舞吧?」

王杰希愣愣地眨眨眼睛,忍不住笑起來,「這位同學,邀舞的禮節錯誤,零分。」

方士謙也不惱,「那老師給我示範一次啊?」

王杰希不作聲,他鬆開方士謙的手後退一步,做了一個標準而優雅的標準邀舞動作。

方士謙看著,只覺得微笑的王杰希全身都在發光。

「我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和跟我跳支舞嗎?」

「樂意之至。」

方士謙把手放在王杰希的手上,很有自覺地跳了女步。兩個穿著西裝的少年在白雪下、立於停車場內,配著從禮堂裡傳來的提琴聲和水晶音樂,那模樣竟是比原先在禮堂裡彈琴與拉琴的少年少女要來得好看。

美的宛如一幅畫。

無人欣賞,依然平靜安好。


----

寫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小目錄

1.乖(雙花)

2.我愛你(于遠)

3.想你(周江)

4.跟我走(雙花)

5.別怕,有我在(葉橙)

6.留下來(方王)

7.別工作了,我養你(孫肖)

8.想聽聽你的聲音(方王)

9.你真美(葉橙)

10.馬上就來,等我(喻黃)

11.我們結婚吧(主雙花)




评论(11)
热度(40)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