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在一起

*勉強算是520賀文?

*好久沒寫雙花啊......感覺都不知道要寫什麼了QAQ

*又一個爛尾......

*看名字都懂得,又是那種小日子(?


星期六是一個禮拜中最讓人感到幸福的日子。

總算脫離被鬧鐘吵醒的生活,張佳樂爽爽地睡到日上三竿,總算不用被各種死線追著跑,無事一身輕的人只覺得連受汙染的空氣都是甜美的,一想到他那已經徹底結束的畢業專題,張佳樂就忍不住興奮地抱著枕頭滿床滾,高興竊笑的小模樣看得旁邊躺著的孫哲平好笑到不行,不過在踹了兩腳後,他就忍無可忍地手腳並用把人抱在懷裡。

張佳樂估計是真的心情好,被困住了也沒有炸毛,衝著人笑燦一口牙,紅色的頭髮披散著,襯得他曬不黑的皮膚更白。

孫哲平摸摸對方的黑眼圈,微微勾起嘴角,「這麼高興?」

「自由的果實是甜美的。」張佳樂的手搭在對方身上這樣說著,這陣子忙到都要瘋了,他總覺得有好一段時間沒能和孫哲平好好相處,「對了,我好像一直忘記問你,你答辯怎麼樣了?」

「老早就過了,只是那時候你太忙,就沒告訴你太多。」

知道張佳樂在專題上碰到超雷的組員,甚至還一度延誤工作,孫哲平在對方忙碌的那頓時間給足了他空間,也幸好他有提前這麼做,不然在兩人都忙著各自畢業事情的狀況下,吵架根本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這段日子過得有些渾渾噩噩的人依稀想起好像有這麼回事,不過更深的就沒有半點記憶了。

孫哲平不在意這點小事,反正兩人都能順利畢業就好。

忍不住拿冒出鬍渣的下巴去蹭對方的額頭,孫哲平只覺得懷裡抱著人無限滿足,但同樣感覺滿足的張佳樂卻因為他額外的動作被癢得不行,笑得亂七八糟的同時還得躲著對方的攻擊,孫哲平玩上癮了不肯放,張佳樂乾脆一個翻身壓在他身上,讓孫哲平的下巴碰不到自己的腦袋,反而還要被他也冒出鬍渣的下巴欺負。

可惜對方不怕癢,張佳樂玩了兩下沒反應,氣呼呼地抓著他的臉頰往兩邊一扯,看著孫哲平頂著張無奈的表情被扯開臉頰,他忍不住又笑起來。

孫哲平沒忍住翻了個白眼,抓開對方的手把玩,他隨口問他:「今天打算幹嘛?」

「當然是賴在家裡啊,再叫我出去我可不幹。」

張佳樂態度十足,可惜孫哲平卻是挑眉,「這好像有點技術性困難。」

張佳樂眨眨眼,「怎麼了嗎?」

「冰箱好像沒什麼能吃的,要去補個貨嗎?」他們家的三餐不是靠張佳樂就是外賣,在對方忙得昏天暗地的那段時間,他們都是靠外食甚至不吃來解決民生問題,孫哲平只得請示大廚的旨意:「還是今天先買外面的,明天再跑賣場?」

一張乾淨的臉瞬間皺起來,張佳樂滿不高興地嘀咕著,他是真的受夠了外賣,只是又懶得煮。

孫哲平看著人想了想,親親他的頭髮,「還是去外面吃點好吃的?」

「也好。」

他們蒐集的店家有幾間還不錯吃,就是沒辦法外帶或外送,那些店家張佳樂很私心地沒有歸類在外賣份子當中,在不願意吃外面賣的東西的狀況下,張佳樂卻是願意跑那幾家,大概是裡頭多少多了點家裡才有的味道吧。

只是說來說去,孫哲平還是覺得張佳樂煮的最好。

「樂樂。」

「嗯?」

「你有空的時候就教我煮點東西吧。」

張佳樂愣了愣,桃花眼睛瞪得大大的,「怎麼這麼突然?」

「就是突然。」說來說去也不過是捨不得有樣工作只能由張佳樂自己扛著,他看著不舒服,可孫哲平不怎麼想告訴他,「反正有想到就教吧,我一直五穀不分也不是辦法。」

「你也知道啊。」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孫哲平的自黑還真是難得一見,「行啊,給錢就教!」

孫哲平拍拍對方的屁股,「要錢沒有,不如肉償吧。」

張佳樂眼睛轉了圈,手伸過去摸了把肌肉,他嘖嘖兩聲,「也行,分期付款還是一次還清?」

「必須分期啊。」孫哲平一臉正氣,「你老的腰撐不住我一次還清吧。」

「靠孫哲平你幾個意思!」

孫哲平忍不住大笑。

張佳樂氣哼哼地咬住對方的鼻尖,聽著他吃痛的聲音又覺得好玩到不行,他眨巴著漂亮的桃花眼睛看著人,正想湊過去親他,可忽然想到自己還沒刷牙,張佳樂的眉毛一下子糾結在一起,連忙用手擋著孫哲平湊過來的嘴巴。

孫哲平皺眉。張佳樂哼哼,「沒刷牙呢,親什麼親。」

孫哲平聽著只得作罷,嘖了聲拿開對方的手,他重新把人抱在懷裡吃豆腐。


可以忽略不看的肉(噗浪)

可以忽略不看的肉(微博)


「我出去買午餐吧。」

脖子上帶著咬/痕的人趴在床側這樣問著,就算不笑,明眼人也能看得出來的他滿足。

張佳樂撇撇嘴,聲音恨恨的:「早就變成下午茶了好不好。」

知道自己做過頭,孫哲平很有自知之明地順著人,「行,我的錯。」

這時候要是敢提起張佳樂剛才抓著人喊不要停這種事,肯定會讓臉皮薄的人炸開來。

曾經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人很有心得。

張佳樂哼哼,「……快去快回,我要餓死了。」

孫哲平點點頭,在他的額頭上親了親,說著有事打我手機就拿著錢包出門去。

張佳樂看了眼被關上的房門出了會兒神,眼一閉就睡過去。

等到張佳樂再次醒來,孫哲平早就把東西買回來甚至吃完了。拿著碗照著張佳樂的指示把粥熱了熱,孫哲平拉著懶洋洋的人到客廳解決遲來的午餐──加上早餐。得到充分休息的人有點倦,打了個哈欠不怎麼想動,他懶懶地靠在孫哲平的身上讓他一口一口地餵著,食物的味道很好,張佳樂微微瞇起眼睛。

舔掉人嘴邊的飯粒,孫哲平挑眉,「心情這麼好?」

「有嗎?」

「笑起來了。」孫哲平話是這樣說著,卻也沒有追問,他把裝著食物的湯匙送到人嘴邊,「啊。」

張佳樂乖乖張嘴。

一頓飯吃下來竟也半個多小時,恢復體力的人在孫哲平收東西的時候伸了個懶腰,卻在下一秒因為過度的腰痠而萎下來,一前一後的大動作看得孫哲平忍不住大笑起來,又得到張佳樂的一隻中指。

孫哲平收拾好東西,拉著張佳樂窩在沙發裡,習慣地替他按摩起腰際。

「你要回去再睡一下嗎?」

「別,再睡我晚上會睡不著。」張佳樂搖搖頭,「你畢業之後應該會繼續留在百花工作吧?」

是要聊天?孫哲平有點意外地挑眉,卻還是點點頭,「嗯。不過要離開也行。」

孫哲平在大三的時候有在做一些正式的兼職,對方說法是讓他畢業轉正值,他姑且當作真的,反正要是跳票也無所謂,他能力好哪裡都能去,也不需要張佳樂遷就自己。

張佳樂卻是瞪他,「大學畢業想找工作多難,好不容易都穩定下來了,沒事別亂換。」

「那你也在這裡工作?」

張佳樂頓了頓,點點頭,「可以的話當然想啊,不過出版社那邊我應該不會斷。」

孫哲平親親他的額頭,「你高興就好。」

只要張佳樂高興,他做什麼都行。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直到時間差不多,稍微恢復體力的張佳樂才拉著孫哲平要去市場買菜。這時間的市場人不算多,有時候能找到一些好東西,孫哲平和張佳樂有時間過去的話都會專挑這個時段,孫哲平在張佳樂的訓練之下,四年之後的現在多少能辨認一些蔬菜,而不是只是個單純的搬運工。

當孫哲平指著菠菜問自己那是不是就是菠菜的時候,張佳樂的感動簡直無法言喻。

孫哲平只要一想起張佳樂那時候的表情就想打他。

兩個人挑挑揀揀地買了菜,又繞去大超市買了飲料、餅乾跟泡麵,最後回到家的時候幾乎都騰不出手來開門。張佳樂脫了鞋子搶先進去把冰棒拿去冰,跟在後頭的孫哲平倒是很悠哉的,耗費點工夫把各種食物分門別類好,都快要六點半了。

張佳樂正準備要弄晚餐,在外頭收拾的孫哲平又跑進來佔位置。

「你幹嘛?」

孫哲平微微挑眉,「我學費都付了你不教我?」

張佳樂愣了愣,「原來是你真的要學啊?」

孫哲平抽抽嘴角,有點無奈,「不然還能有假的啊。」

張佳樂聳聳肩,總不能說自己原本以為是隨口說的吧。沒等孫哲平去追究自己,他指揮著人從冰箱裡挑出幾樣菜,張佳樂從最基本的洗菜開始教他,這人本來是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要不知道這種事情是很理所當然的。

像他這樣這個年紀就會煮菜的還是少的吧。張佳樂其實有點小驕傲。

多了個教學要做,準備晚餐的時間一下子就被拉長,好險孫哲平悟性不低,張佳樂說什麼大致上都有記起來。估計是兩個人待在一起,本來稀鬆平常的事情都會多了幾分趣味,孫哲平總喜歡在菜上桌前偷吃一口,被張佳樂抓到也只是笑笑,還會夾了一筷子食物塞進對方嘴裡,你一口我一口的,等到所有餐點端上桌,基本上都各少了一半。

張佳樂往孫哲平的腳狠狠踩下去,慶幸自己只有煮平常飯量一半的米。

等到兩個人乖乖把飯吃完,孫哲平負責洗碗,張佳樂則是準備打掃家裡,他們為了趕各自畢業的東西已經有好幾個禮拜沒好好整理家裡,張佳樂一閒下來,總覺得到處都是灰塵。

「你要這麼晚弄啊?」

「明天肯定也會拖到這麼晚。」從對方的表情裡看出幾分不甘願,張佳樂皺皺鼻子,直接把吸塵器塞進對方手裡,「這可是我們兩個的家呢,要打掃當然要一起來。」

這樣的說法很明顯讓孫哲平的壞心情一下子就沒了,緊繃的臉放鬆下來,總是兇巴巴的表情多了幾分縱容的無奈,孫哲平微微勾著嘴角點點頭,接過吸塵器到一邊打掃去。

這個他在幾年前就被張佳樂強迫教學了。

張佳樂先去整理桌面。

平常的桌子雖然有稍微維持,但實際一摸還是能整理出很多垃圾,張佳樂嫌棄地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一邊碎碎念著一邊擦桌子,他同時算著要什麼時候換被單和洗衣服──真的在外面租房子之後,感覺要嘛墮落到房間環境髒得不行,要嘛是變成他老媽那樣,動不動就要整理。

想想人活著也是挺不容易的。

「在想什麼?」

「想人活著也是挺艱難的。」張佳樂聳聳肩,隨手拿起桌面上的東西,「你這個還要嗎?」

孫哲平還在想對方那句是什麼鬼,被張佳樂轉了話題之後就不了了之。他湊到張佳樂那邊跟著他一起把桌面整理好,該丟的東西掃進垃圾桶,之後張佳樂跑去浴室弄了桶水要來拖地,孫哲平則繼續吸地板,經過日曆的時候隨意一看,那日期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他順手就給它撕撕撕,撕到今天的日期才發現數字有些古怪。

孫哲平愣愣地看著,猛地聽見冒出頭的張佳樂問了一句你在幹嘛,他一下子回神。

「看什麼呢?」

沒聽到回應的張佳樂湊過來看,日曆上的二十寫得很大,他眨眨眼睛。

孫哲平聳聳肩,抓了人過來親了口,他的手搭著他的肩膀,「今天五二零呢。」

「欸?」對方這麼一說才反應過來,張佳樂又眨眨眼睛,一下子笑開來,「這麼巧。」

「是啊,這麼巧。」

前些日子這麼忙,剛好就今天閒下來,可以好好膩在一起。

張佳樂微微抬頭孫哲平微微低頭,身高很契合的人碰了碰嘴唇又分開來,兩個人對看著笑起來,孫哲平順手撥了撥張佳樂今天一整天沒有綁起來的紅色頭髮,軟軟的頭髮摸起還很舒服,聽說這樣髮質的人的心一向很軟。

就像張佳樂這樣。

「行了,趕快工作吧,早點弄完早點休息,我今天還想打榮耀呢。」

「好。」

交換了句話,兩個人分頭動作起來,分工合作的狀況下,不算特別大的家很快就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張佳樂把孫哲平趕去洗澡,自己在外面整理衣服,環顧一圈被整理乾淨的家,每一次讓他們的家變得乾淨,都能給予他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張佳樂喜歡這樣的感覺。

他希望孫哲平也能喜歡上。這是他們的家。

「樂樂,換你了。」

「哦。」

張佳樂點點頭,拿了東西要進去洗澡,擦肩而過的時候又被孫哲平拉著接了個吻。

擦著頭髮走過整理過的客廳回到房間,似乎是因為剛整理完家裡,沿路上成雙成對的東西的存在感突然明顯起來,拿起成對的馬克杯看了看,孫哲平看著心情又更好了些。

這是他們的家。他喜歡張佳樂這個說法。

有這個人陪著,就算是平常也能過得像是節日。

有這個人在的地方,就是家。

   
评论(14)
热度(37)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