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葉橙】你的歌

*不知道要怎麼再在原作向上寫榮耀,只好換個題材。

*總之,葉修是最厲害的。

*有點意外的發現這剛好是我的第529篇XDDD

葉神,生日快樂。

第四年了,榮耀不滅。


當各大音樂的排行榜前十名基本被特定幾首新歌席捲的時候,葉修還在睡覺。

接到消息的時候已經快下午兩點,前一天晚上跟團刷BOSS忘我到很晚睡的人睏意滿滿,要不是蘇沐橙顧及對方的胃曾經潰瘍過、不能再餓而特地把人從被窩裡挖出來,不然還真不知道葉修會睡到什麼時候。

坐在餐桌前等飯吃的人哈欠連連,一整個就是還很想睡。

穿著圍裙的蘇沐橙在爐子前面熱湯,小巧的鼻子皺了皺,「就說了不要那麼晚睡啊。」

「抱歉抱歉啊,昨天有點忘記了。」昨晚的野圖BOSS簡直像是不要錢的蘿蔔一樣,一棵接一棵地殺出來等著他們拔,一個不小心就會忘記注意那些事情,葉修自知理虧,下巴抵著桌子在桌面上雙手合十作賠罪貌,「今天不會玩了。」

蘇沐橙嘆口氣,「隨便你吧。」

葉修笑了笑,知道對方也沒有真的生氣,在女孩子的要求下乖乖扒起飯來。

熱過的食物和剛煮起來的一樣好吃,知道蘇沐橙在他睡覺的時候已經先吃過,葉修也沒有硬要她陪著,倒是女孩子自己沒有走,坐在他的對面撐著下巴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他聊天,葉修順手就餵幾口菜過去。

等到他吃完飯、給自己盛湯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音樂聲響起來,聽起來像是手機鈴聲。

音樂是兩隻老虎。

葉修無奈地看過去,對上的是女孩子無辜的眼睛。

「你給柔柔寫得那首歌跟這個有點像,就忍不住換了嘛。」

「……像兩隻老虎嗎?」

葉修忍不住抽抽嘴角,還真不知道那首歌會給女孩子這種感覺,她當時什麼都沒說。

他可是完全沒有用那個調子。

蘇沐橙眨眨眼睛,漂亮臉蛋上有著大寫的無辜,知道對方只是胡亂拉個理由的葉修就怎麼樣也說不下去了。無力地嘆口氣、擺擺手,早就習慣手機音樂和桌布會依照女孩的心情被無預警更動,不在意的人拍拍她的腦袋,放下湯碗去找手機。

循著聲音走過去,手機是在客廳,也不知道怎麼丟在那裡。中間曾掛斷過一次的電話來自他家老闆,葉修懶洋洋地接起來,目光瞥到蘇沐橙趴在飯桌上眨著眼睛好奇的模樣,他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來,走過去順著對方長長的頭髮。

蘇沐橙的手環住葉修的腰,靠著他又變軟的肚子閉著眼睛。

「小唐進排行榜啦?不意外啊。」慢條斯理地擺弄女孩的長髮,葉修的語氣淡淡的,帶著幾分無所謂,「什麼我這什麼態度,我態度可好著呢。」

蘇沐橙微微仰頭看著人,葉修笑了笑,搖搖頭。

電話那端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的,蘇沐橙隔老遠都聽得到,那年輕的女老闆也是她認識的人,女孩子看過不少次對方氣呼呼的模樣,現下光是聽聲音就能想到陳果生氣的表情,蘇沐橙的嘴角勾起來,玩著葉修的衣服聽著兩人的對話。

「排行榜?沒啊我才剛起床,怎麼會去看。」葉修用一種我哪有那麼閒的語氣說著話,聽起來簡直會讓人吐血,「……三首都進了?……哦、也不是很意外……不過原來都是在今天發啊?……這不是太忙忘記了嗎,我只要知道最後成績不就得了。知道了、行……」

後面的多半都是斷斷續續的應好聲,單從隻字片語根本聽不出來在說什麼,蘇沐橙在葉修說到三首都進的時候就忍不住抬起頭,眼睛閃亮亮的滿滿都是期待,葉修卻是沒有注意到,視線落在客廳的書櫃,他無意識地摸著蘇沐橙的頭髮,和陳果好一番敷衍後才掛上電話。

一停止通話,蘇沐橙就抓住葉修的手,「你有三首歌進排行榜了?」

「對,給小唐的那首、樂樂的歌跟之前一個新人的都進去了,三首都進前十。」葉修低下頭親親女孩子的額頭,他的眼睛多了幾分真誠的高興,方才的睏意完全散去,那是一雙提到喜歡而且驕傲的事情時會露出光彩的眼睛,「樂樂那歌算是意外,都給大半年了才給我生出來,結果剛好和小唐還有那新人發新歌撞在一起,這不就三首了。」

葉修再有才華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生出三首都能進排行榜前十的歌,能碰在一起是運氣,結果就這麼創下了這樣的好成績,著實頗讓人高興的。

蘇沐橙掏出手機上了華語人氣排行榜查確切排名,張佳樂的新歌衝到榜首,唐柔第二,新人的在第六名,這個成績比預期的都還要好,尤其是那個原先沒沒無聞的新人根本就是一曲成名,蘇沐橙看上去比音樂作曲人還要高興,興沖沖地跳下椅子跑到客廳櫃子裡翻出本橫條紋筆記本,整本本子看起來有些泛黃、老舊,包著書套被好好存著,紙本的封面用藝術體寫著榮耀榜。

寫下今天的時間、樂曲名稱、歌手和排名,蘇沐橙向後靠在從後方抱著自己的人身上往前翻。

這是蘇沐橙幫葉修一首打造的榮耀榜,裡頭滿滿都是這個人的榮耀。

從沒沒無聞到遠近馳名,蘇沐橙站在最近的地方看著這個人一步一步登上顛峰。

小小的書櫃裡滿滿都是葉修得到的獎項。

「真好,又創佳績。」蘇沐橙側過頭,用鼻尖蹭蹭比自己要高的人的臉頰,「今晚去慶祝吧?」

葉修輕輕地碰碰她的嘴唇,從最初的會歡欣鼓舞到現在的淡然,縱然所做的音樂獲得肯定是件好事,葉修也漸漸地不像過去那樣有歌衝到榜首就想開香檳慶祝,這或許就是時間的淬鍊吧。

但這樣的榮耀,再多也不嫌煩。

「都行。」

「欸,明明你才是要慶祝的人,哪能把決定權放我身上?」

蘇沐橙鼓起臉頰狀似不滿,可不等葉修說話,還拿在他手上的手機又唱起了兩隻老虎。

葉修有些無奈地給了人個抱歉的眼神,接起電話。

聽了半晌感覺像是不認識的經濟人打來的電話,蘇沐橙聽一聽覺得無聊,乾脆掙脫葉修的手去做自己的事情。將小本子放回到書櫃裡,心情很好的女孩回到餐桌那邊去收拾,將碗盤放到洗手台打算等等再去整理,她端著還溫溫熱熱的湯走到客廳,一眼就看見葉修越說越無奈的臉。

蘇沐橙忍不住笑起來。

把湯碗塞進對方手裡讓他邊喝邊講,蘇沐橙一屁股坐到人的旁邊好奇地看著他,只見葉修一邊無奈地說著是是是好好好麻煩您再跟我們公司接洽,一邊無奈地翻著白眼喝湯,想當初這人在接委託的時候還是誠惶誠恐,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練習,他的態度也就越來越無所謂了。

葉修做音樂,從來都是因為喜歡。

因為喜歡,他上至大明星下至小新人都會接,因為喜歡,電影配樂遊戲音樂乃至於無償的公益音樂他也可以接受,身邊的朋友有時候看了這麼多年也會覺得感嘆,置身於這個混亂而黑暗的圈子裡這麼這麼久,葉修著實是最沒有遺忘初心的一個人。

音樂是興趣,是樂趣,也是榮耀。

蘇沐橙喜歡看見葉修滿眼都是驕傲的模樣。

花了好些時間把想要邀歌的人解決掉,葉修無奈地嘆了口氣,又撥了通電話給陳果先打聲招呼才算是結束。收起電話就看見蘇沐橙似笑非笑的模樣,他無力地笑了笑,把碗放在桌上,一個向後躺在蘇沐橙的大腿上。

女孩子軟軟的手沿著葉修的臉部線條,眉眼彎彎。

「唱歌給我聽,好不好?」

「妳想聽什麼歌?」

「嗯……你寫給新人的那首歌。」蘇沐橙偏偏頭,伸手戳戳他的鼻子,「好不好?」

葉修沒有說好還是不好,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捏了捏,起身去拿吉他。

抱著吉他回來的人把女孩子壓在沙發上,自己拉了板凳坐在地上自彈自唱,背脊靠著女孩子的膝蓋,蘇沐橙的手環抱他的脖子,這個姿勢可以讓他和蘇沐橙靠在一起又能夠同時彈唱而且兩人都覺得舒服,他們花了很久的時間找到了這樣的動作,然後就一直一直持續著。

蘇沐橙是他最認真的聽眾,第一個則是他家那個混蛋弟弟。

葉修輕輕地唱起歌。

他最初想走的路線其實是歌手,他有很多的才華和很好的運氣,但站上舞台發光發熱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妥協的東西實在太多,在那個圈子裡待了八年,他終究還是忍不住轉身退出來。跑到幕後著實讓他必須捨棄一些東西,只是在適應之後,葉修覺得現在的生活更適合自己。

他不用為了躲避媒體而隱藏自己,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和他的模特兒女朋友牽著手走在陽光下;他不用為了能夠唱歌而一再地委曲求全或被設計,他可以盡情地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做他喜歡的事情。

他拿了獎、受到肯定,有了喜歡的人陪著,至今也仍然唱著歌。

這是葉修的榮耀。

而他會持續走下去。

   
评论
热度(24)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